大众摄影

话题|中国故事这座金矿,大家都在怎么挖?

肖慕漪 2018-3-6 尤文虎 高心碧

进入二月时,世界各地的报道类摄影师们都屏住了呼吸——行业内的两大重量级赛事“荷赛”和POYi都在这个月拉开了评审大幕(“荷赛”全称World Press Photo,世界新闻摄影比赛;POYi全称Photo Of the Year International,全球年度图片奖)。

 

POYi将评选过程从头到尾进行了视频直播,持续半个月,让我们可以近距离感受现场的评审思路;而“荷赛”也在今年做出了改变——先于2月14日公布“被提名”的作品,具体名次将于4月12日在阿姆斯特丹举办的颁奖典礼上现场公布,形式显得尤为隆重。“荷赛”除了年度照片外,所有比赛类别都只提名了三个作品,这也就意味着每个“提名作品”都会获奖,只是名次还未定。在颁奖礼前,公众会有足够多的时间对这些被提名作品进行充分讨论,不知这样会不会对最后的排名有所影响。

 

我自己也对这两个比赛非常关注,曾经四次投稿。去年的POYi,我通过直播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作品进了特写故事的最后一轮却又被刷掉,在家里捶胸顿足;而今年我转行做了图片编辑,居然还打了“荷赛”的擦边球——我供职的媒体ChinaFile(中参馆)和Pulitzer Center(普利策中心)合作出品的、我作为制片的纪录片《山里的留离》(Down from the Mountains)被“荷赛”数字叙事奖的长篇视频类提名(Digital Storytelling Long Form category,去年开始“多媒体”类别更名为“数字叙事”)。

 

0
《山里的留离》(Down from the Mountains),Max Duncan

 

荣誉当然都要归于导演兼摄像、剪辑的Max Duncan(麦克思·邓肯),我只是沾沾光。但是由于自己全程参与了这个视频的编辑与发表,所以感触还是很多——最开始他跟我讨论选题时,我听到是关于“留守儿童”的题材,就有些质疑,这已经是个老选题,类似的好作品也非常多。不过我和Max很多年前就在路透社一起共事过,我知道他对中国是很了解的,不是那种过来一两年拍点污染就走的外国记者,所以还是期待他能在这个老生常谈的选题上做出新意。

 

后来看到粗剪的样片时,我确实被惊艳了。风格安静、细腻,拍摄深入,人物具有代表性,叙事跳出了电视纪录片的传统框架。我看过国内外很多关于留守儿童的报道,能拍得这么打动人,真的没有几个。

 

影片的主人公是留守在山中的三姐弟,他们的父母都去了惠州打工。由于路途遥远,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只能偶尔来照看,大部分时间他们只能靠自己打理一切。麦克思还去到惠州拍摄他们的父母,讲述了他们生活的艰辛与无奈。母亲提到孩子的时候抹着眼泪,“我担心他们淋雨着凉,担心他们遇到坏的陌生人……听说有人偷小孩子器官,我真的担心得睡不着。”而留在家中的大姐也很难过,“我理解他们,为了让我们上学出去打工挣钱。但我觉得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去年十月,《山里的留离》在中参馆发表之后反响非常强烈,还有中国工厂老板找我们要片子,想要给他的工人看,因为片子里那对父母是他们每个人的写照。

 

0-5
《梅》(Mei),Katinka Hustad

 

这已经是中国的“留守儿童”话题第二次在“荷赛”多媒体单元拿奖。2016年,挪威女摄影师Katinka Hustad(卡廷卡·赫思达)拍摄的短片《梅》(Mei)就获得了短篇视频第三名。不得不说,“留守儿童”这个话题本身在世界范围内被关注的程度为这两部作品的获奖奠定了一些基础。我也时常问自己,去拍如此具有热度的话题是否有投机的嫌疑?毕竟,在我看来,衡量一个优秀记者的标准应该包括“能够挖掘未被广泛报道但亟需关注的议题”这一点,但是,这两部作品创新的叙事风格和精良的制作水准说服了我。有时候,去挑战一个大众已经产生疲劳的话题还能让报道脱颖而出,从而为这个社会问题吸引新的关注与讨论,也是极其有价值的。

 

0-4
《森林中的男子》(A Man in the Forest),王磊

 

让人有些忧虑的是,中国记者只有在2011年和2013年拿过“荷赛”多媒体奖,分别是当时在《京华周刊》王磊的《森林中的男子》(A Man in the Forest)和《南方都市报》杨恩泽的《飞轮上的梦》(Dreams on Freewheels),而2016、2017和2018年每年都有中国题材在多媒体类别获奖,却都是国外团队拍摄制作的,而且水平都很高,让人耳目一新。POYi的几个多媒体类别更是从来没有青睐过中国作者。然而,正是在2014、2015年左右,国内开始了摄影记者转型多媒体的风潮。为何我们做多媒体的人越来越多,但得到的肯定却越来越少呢?是流水线似的操作让我们在叙事技巧上有些麻木了吗?

 

0-3
《飞轮上的梦》(Dreams on Freewheels),杨恩泽

 

静态图片方面,今年的POYi有两位中国摄影师获奖,一个是自由摄影师王翮拍摄的《最远回家路》(A Migrant Worker’s Return Home Trip),获得特写类图片组图三等奖;还有黄哲(音译)拍摄的《中国式宜家休闲》(Chinese Style “Ikea Ultimate Relaxation”)获得了同类别的优秀奖。

 

我全程观看了这个类别的评选直播,一共有400多组图片参与投稿,每组一般八到十二张照片,评审工作量很大,进行了六轮,持续了八个多小时。第一轮最激烈,400多组要被刷到70组左右。这一轮中每一组首先有几秒钟的“预览模式”,就是小图五张一排放在大屏幕上,然后按照摄影师自己的排序全屏播放。照片的编排尤为重要,前面几张排序不好的话,连放到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直接出局。我在这里看到很多熟悉的作品都被淘汰,确实有点心痛。不过播放到中国摄影师王翮的两组作品时(除了获奖作品外还有《父与子天路骑行记》),评委接连宣布全部入围下一轮。这一轮结束后,评委很谨慎地重审了所有出局的作品,大概有两三个被“复活”。随后,第二轮评选开始,刷到大约剩50组,第三轮剩24组,第四轮剩13组,第五轮剩10组,第六轮剩6组来进行最后排名,选出金、银、铜奖各一位,以及三名优秀奖。

 

0-2
《最远回家路》(A Migrant Worker’s Return Home Trip),王翮

 

评选过程中,《最远回家路》一直排位第一,评委们对摄影师的画面控制和情绪表达评价非常高;直到最后一轮,评委开始读摄影师们写的故事介绍,王翮在这里主要强调了故事主人公春节返家的路途之颠簸和遥远,但是并没有过多描绘这件事情的社会背景(包括援疆计划、外出务工等),这让评委一时无法理解这个报道的新闻价值。一位评委问“这就是一个在外工作的人回家过节的故事吗?”还好另一位评委对中国有一些了解,大概解释了一下中国的流动人口问题和独特的春运现象。这位评委也是自始至终坚持对这个作品的喜爱,甚至说“这是我心中的第一”。最后,由于其他评委还是没能完全理解其新闻价值,《最远回家路》从第一的位置被调至第三。

 

《中国式宜家休闲》则是一个轻松搞笑的关于中国人在宜家睡觉的组图,评委选择这个是因为大家都看笑了。但这确实不是一个新的拍摄策划,加拿大摄影师Kevin Frayer(凯文·弗赖尔)早在2014年就拍过,后来也有很多摄影师效仿。但评委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并且表现兴奋,也进一步说明他们对有关中国的影像其实并不熟悉。

 

今年“荷赛”图片类则只有一位中国摄影师的作品被提名,李怀峰的《土窑》(Earth Kiln)。网络上有评价说,这幅作品的获奖反映出作者对国际摄影比赛的传统比较了解,做足了功课。实际上这么多年“荷赛”相中的中国作品似乎的确是有规律可循的:一大半都是体操、杂技和民俗风情,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初。这个现象,也许有组委会对评委选择的责任,有国际上对中国报道不充分的责任,有国内新闻报道行业自身的责任,或许还有一些人为了比赛拿奖充满投机心态的责任。

 

不过,尽管很多优秀的作品都被埋没了,但我还是愿意保持乐观,毕竟这些问题已经在近几年越来越多地被拿出来被讨论,希望未来能有所改观。

 

0-1
《土窑》(Earth Kiln), 李怀峰

 

还有一个由美国摄影师George Steinmetz(乔治·斯坦梅茨)拍摄的中国题材在两个比赛中都斩获奖项,他的组图《喂养中国》(Feeding China)讲述了关于中国经济发展后国人饮食结构变化及其造成的粮食生产压力。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选题,看得见图片背后有充分的学术研究在做支撑。自2005年开始,全球粮食价格大幅上涨,很多欠发达地区的人们因此陷入饥饿的困境。在这个现象背后,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人口大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有经济学家指出,部分原因是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发展让当地人对肉类、蛋白质和奶制品的需求大幅增长,而生产这些产品的粮食成本(如喂养牲畜等)很高,使得全球粮食供应压力骤增。中国现在已是全球最大的食品进口国,摄影师George Steinmetz的这个专题就是在视觉上将这一宏观经济学现象进行呈现和论证。

 

111111
《喂养中国》 (Feeding China),George Steinmetz

 

今年“荷赛”和POYi对年度图片的挑选还是较准确地反映了一年里的国际热点,包括罗兴亚人难民危机、委内瑞拉经济危机、伊拉克叙利亚战乱、全球极右势力抬头等,提醒我们对这些问题不应停止讨论。当然,对于投机主义者,这些灾难也是名利双收的好机会——这不,前些天有摄影师想组织的“罗兴亚难民营”参观拍摄创作团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我真诚地希望,从事着影像报道的人们能够不忘初心。也希望各大新闻摄影赛事能够维护严肃报道摄影的尊严。我相信,比赛不是全部,真正好的作品会留在历史里。

 

作者简介:

肖慕漪,现居纽约,ChinaFile(中参馆)的视觉负责人。曾在路透社、腾讯新闻、Sixth Tone工作。2015年入选玛格南人权摄影奖学金项目。作品曾发表于界面新闻、南风窗、纽约时报、BBC、CNN、华尔街日报等国内外媒体。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