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很多时候不是你选择了离开故乡,而是现实推着你走

木格 2018-3-7 刘淼

0-19

 

你的故乡是什么颜色?什么声音?什么气味?

如果你正好刚刚见过她,而此刻又不得不和她作别了的话,什么样熟悉的场景会让你着迷?或者什么样陌生的感觉让你逃离?有机会就多拍点吧,有一天当她变得可及而不可及,也许她很希望你还记得她,把她的故事,讲给别人听。

 

0-18
准备上船的乘客 2007

 

我的老家巫溪地处三峡深处。我很早就离开家乡了。从12岁就开始外出读书,一直是住校,我在家里呆的时间很少。大学毕业后在连云港工作过,后来回到重庆工作。有时候我还是会回自己儿时的家乡,父母还住在巫溪。每一次回家要通过长江,每一次的离家也要通过长江。2005年三峡工程已经进行到了尾声,返乡的时候我看到沿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那时候起我开始有意识地拍摄在这条路上遇到的人与事,我想用自己的语言去叙述、去记录在搬迁和移民这样一个背景下人们的生活和时代的印迹,而这一切和我个人的生活经历与回忆相纠缠。这个作品就是我无数次的返乡路上拍摄的一系列影像。

 

0-17
丰都鬼城 2008

  

0-16
庙会 商贩 2008

 

到如今离开家乡快二十年,其间也回去过多次,但思乡之情很淡,一来兴许这样的年纪,关注的焦点多是向外,大部分的时间在路上,头脑里面所想多是目光所及的人和事;二来小镇青年,出去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在考上大学时,家人的欣喜多于不舍,多年高考的不易在父母心中酝酿,走出去就不要再回来,他们指的不要回来是不要在山里安家。为未来的远方做准备,这离开是必然的方向。在这个阶段,贯穿始终的家的概念,是把家看作一种生命的起始点,是一个避难所,是最后对你关门的地方。青年时期你得出走,去经历和成长,因此家在心中是一种浪漫化的归属所在,不必常常造访。直到建立了家庭,有了子女,回家的愿望变得越来越强烈,就像是每天晚上缠绕你的一个梦。

  

0-15
回家的男人 2006

 

很多时候我们庆幸有“年”这个东西,好像可以归零,让一切充满希望,不好的,来年会好起来;好的,来年会更好。这就像自我安慰,总算是抚慰了内心吧。同时也能给自己一个必须回去的理由。

 

0-14
硌碛镇的早市 2009

 

这些照片是关于我的家乡,沿着长江水的回家之路,这里因为三峡水利工程的进行而发生了巨大的动荡: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的无数家庭被迁往外地,前往未知的地域开始未知的生活。一路回家,看着一座座即将消失的古城,看着一座座建设的新城,在不断上升的江水里我依然感受着绝望的生命本身都会绽放灿烂的阳光,还有少年背后射下的那缕阳光下的温暖,旷野里知道回家的自己;而镜头前来来去去的面容,他们如静物般沉默无语的表情让我肃然起敬。

 

0-13
少女 小三峡 2006

   

0-12
路边的女孩 十八梯 2004

 

我对人与方言迷恋,对人与地方迷恋,最原始的迷恋来自于我的家乡——巫溪县尖山镇,这里有着天然的朴素气息,尚存一些原始的痕迹。我时常在山涧流连,着迷于大自然的魅力。以致于在不同的地域也能寻找到与其气质想通的自然景象。

 

0-11
云阳县老城 2008

  

0-10
回家之路 2006

 

我的家乡少见异乡人,而我常年在外,身为异乡人似乎也忘记异乡人,时代的变迁,使人们互相迁移,此故乡成为了彼人的异乡,这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在此地有归属感。因此常驻成都,后来在此成家立业,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很多时候不是你选择了哪里,而是命运在推着你走。我有时候会觉得这是一种宿命,不是人能够掌控的,只是我的宿命论比较积极,是执着追求后,不执着于结果的态度。生活中有太多的变化,可能我们在这种变化中能够坚持自己的事情,找到一条更适合的路,这才是重要的。在这种变化中不要迷失自己,找到自己的方式。正如有机会再次选择是否离开尖山,我想情况是一样的。

 

0-9
主人与宠物 2008

 

离开了举目都是熟人的小镇,沿途的经历极为深刻,那个在船上渡过的清晨,空气湿漉漉的,层层薄雾弥漫的天空就像融入了江水似的,连天水相接的那一线分界都没有了,伸出的手掌隐没在了水气里,轮船逆流而上,渐渐的整个身子也隐没其中,这些画面记得格外清晰。我的首次外出让我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超出我的经验之外。

 

0-8
逆光下的少年 长江 2006
0-1
回家的夫妻 2006

 

2004年我在重庆工作的时候,特别喜欢在朝天门码头看上上下下的旅客,仿佛看到了我第一次远行的场景,那一刻我很想去看看在去往家乡的路上是否还有曾经的记忆。这是我开始拍摄的引子。对于许多人而言,三峡变化太过剧烈,无法承受,渴望演变成麻木,其中包含的遗憾在于,我们不再知道我们所渴望的是什么,甚至是我们不知道是否曾有过渴望。在整个过程中,所谓的趣事来源于自我的满足,所谓的困难来自于自身丰厚的情感如何理性的面对,如何在三峡的现状和变化中去掉奇观和偶然,回归到日常。

 

0-7
情侣 2006

  

0-6
拆迁中的巫山码头 2006

 

犹记得第一台相机来源于父亲为了让我改掉不良的习气而支持给我,我学会了使用相机。第一个作品《时光》是因为生活太无聊,拿起朋友闲置的相机尝试和自己对话,就像写日记,今天看到一个有意思的人,啪,拍下一张,一会看到一个有意思物件,啪,也拍上一张。我觉得这能让感受自身的存在,而快照获取的图像是一个自身存在现实的印证,不矫情,不啰嗦,就那么存在着,这个阶段特别迷恋。

 

0-5
侄女 2007

  

0-4
游乐场 朝天门码头 2007

 

摄影对我来说是一种说话的方式,自小话语不多,特别是在人多的时候,图像让我毫无保留的释放,还可以在图像中设置秘密。我喜欢的图像不是直白的,不是呐喊的,也不是矫情的,而应该是表达。摄影的功能是制造出图像,而图像延伸出的丰富意义在于观众如何理解,创作者负责制造图像,表达自我。

  

0-3
鸬鹚 2006
0-2
拆迁现场废品收购站 2008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2018《大众摄影》第三期专题《可及而不可及的故乡》。

 

0
木格(Muge):木格堂创始人,“尖山计划”发起人,木格的作品在世界各大美术馆、画廊得到广泛展出。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