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报道摄影师|韩冲:战争只是白纸上几个黑点,而生活才是常态

韩冲 2017-11-30 高心碧

2011年,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地中海边卡扎菲家族的一处别墅上的弹孔。

 

【一】

 

“我不是战地记者,我只是去过战地采访的记者。”

“我不是摄影记者,我只是摄影爱好者。”

我总是不停地对别人重复说这两句话。

 

2011年,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街头的一位士兵让我给他拍照。

 

我的本职工作是电视记者,拍摄视频画面,编发视频新闻。因为社交网络的发达,大多数人看到我在一些动荡地区拍下的照片,总会下意识地认为拍摄者是一位战地摄影记者。

 

其实,这只是表象,也是我曾经的一个梦想。

 

刚入记者这行时,我曾想着有一天能够拿起相机冲进战场,去记录真相和最震撼的现场,向世人展示战争的残酷,引起人们对战争的反思。每次面对战地记者的作品和他们的故事时,我们似乎只剩下这一种思路。可后来当我真的置身战区,才发现选择不止如此。

 

2011年,利比亚祖瓦拉,一名士兵在镜头前展示他用子弹做成的“手环”。

 

在电视记者身份之外,我也是一个摄影爱好者,摄影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摄像机很沉,装着三脚架、录音设备、电池和其他配件的包很重,但不管什么时候,我的脖子上都会挂着自己的相机。

 

也算是私心吧,在工作所需的视频素材拍到差不多的时候,我总会迅速举起相机按几张,就当给自己留个纪念。拍完这张,还要尽快切换成摄像机,继续等待精彩画面的出现。而我也正因此练就了用手动镜头迅速抓拍的本事。

 

2013年,以色列北部,以色列国防军一次针对黎巴嫩真主党的军事演习。

 

那时候总是想,为什么不索性转成摄影记者算了?我也确实将这个念头付诸过实践,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我只愿意拍自己喜欢拍的东西。

 

【二】

 

2011年,我通过单位驻外考试后不久就被迅速派到了中东地区。

 

家人和朋友们知道了都很担心,觉得太不安全,总会提醒我,“工作的时候不要太拼命,能不冒险就不冒险,常和家里联系。”我其实很理解他们的担心,要说自己一点害怕都没有,那肯定是假话。只不过更多的是期待,对那不确定的生活的一种期待,相较于此,对于人身安全的顾虑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2011年,埃及开罗,解放广场上的一次示威活动。

 

当时正赶上阿拉伯世界的动荡时期,这让我得到了大量的拍摄机会。

 

彼时的埃及和叙利亚,最不缺的就是街头的抗议示威。每次出现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或冲突,我和同事们都必须尽快赶到现场拍摄第一手的新闻画面。在利比亚,我们也需紧盯战局进展,找准关键节点上去前线采访报道。

 

我拿着一颗25毫米的广角镜头,在埃及人、利比亚人、叙利亚人的宽容眼神中,走近他们,拍下了很多照片。

 

2011年,利比亚拜尼沃利德,整装待发的士兵。

   

2012年,埃及开罗,反对穆巴拉克的民众在得知法院宣判其有罪时忘情庆祝。

 

因为第一次到了这样激烈冲突的地方,我变得亢奋和肆无忌惮。我被一张张所谓的战地照片刺激着,不断地靠近,再靠近。脑海中闪过了无数前辈的身影,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把生命献给了这项事业。那时,如果你去问正在对焦的我愿不愿意同他们一样投身于此,得到的一定是一个坚定的眼神和肯定的回答。

 

【三】

 

可时间一久,我对身边的刺激就反应不大了。来时自己下定了冒险的决心,要一头扎进那个火箭弹乱飞、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地方,然而,真正到了这片土地上,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我想象,中东也并不是处处都上演着电影般的高潮。在没有采访任务的时候,我会走上街头纪录当地人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2013年,耶路撒冷,一名巴勒斯坦女子带着孩子走过老城的街道。

 

2011年9月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卡扎菲还没被抓,依然在南方坚持着。首都虽然被执政当局武装占领了,但城内还有很多支持卡扎菲的武装在不停地发动袭击,每晚都能听到如年三十儿的爆竹声一般的枪响。按照我之前的理解,这样乱的时候,大街上应该空无一人、死尸随处可见,城市也早已进入宵禁状态,可事实并非如此。

 

广场边卖香烟的孩子骄傲地向我展示他的肌肉,旁边几个孩子聚在一起玩波比足球。更小的孩子在父亲的陪伴下,在街心公园开心地荡秋千。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在老城中玩耍的孩子。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街心公园中玩耍的父子。

 

在老城的游戏厅里,我甚至被邀请进去对战几局实况足球。那十来岁的孩子在我面前炫技,刚开始把我打得挺狼狈,被我连连反超之后心态就有些急躁了,总想着射门入球。虽然被我击败后很失望,但他还是跟我友好地击掌告别。

 

向前走路过一座教堂,我进去探访,里面是一所教会学校。年轻的老师们看到我进来,就邀请我和孩子们一起玩,还用英语介绍了学校的情况。孩子们把自己的绘画、手工作品展示给我看,我教他们使用相机。我们相互追逐着玩耍,相约第二天继续一起做游戏。

 

2014年,耶路撒冷,玩跑酷的巴勒斯坦少年。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街头卖香烟的孩子。

 

如果你的耳朵听不到枪声,那么这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末。

 

这样的生活对于我们来说太过稀松平常,以至于我们时常忽视了自己所拥有的。在一个仍处于战争中的城市里,普通人的一切财富、家庭,包括生命,都可能随时遭到彻底毁灭。但是,生活仍在继续。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黑市上兑换钱币的商人。

   

2012年,埃及开罗,尼罗河桥下的居民,几艘渔船就是他们的家。

 

对于我来说,这感受比第一次踏入战场还要震撼。我到这时才明白,就目前的状况来说,战争只是一张白纸上的几个黑点。

 

黑点固然引人注目,但白纸才是生活本身。

 

【四】

 

于是,我更多地将镜头对准了战时生活。

 

我本就不是摄影记者,不必非要去报道某一场战斗的胜负或者激烈程度。那些视觉大餐的确吸引眼球,但我更想记录下来的是普通人和他们受到战争影响的生活。我想从这些生活的场景中去认识他们,了解他们,而不是在丧失人性的战斗中拍摄他们。

 

2011年,埃及开罗,在示威民众和军警冲突中诵读经文的青年。

   

2011年,利比亚米苏拉塔,在废弃战车上玩耍的孩子。

 

拍摄的过程中,我也不断地把这些照片给我身边的家人、朋友们看。我告诉他们,这里确实是在打仗,但你们看这些人的生活,他们平时吃的食物、他们做礼拜的样子、大眼睛的孩子和羞涩的姑娘......看到这些照片,他们会更加了解我所在的地方,不会像我之前一样,拿到去埃及的机票就感觉自己要成了英雄。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一个四岁的孩子抱着父亲给他的枪,在镜头面前做出胜利的手势。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在烈士广场上做祷告的士兵和民众。

 

后来,家人不再把担心我的话挂在嘴边,而是更加关注中东地区的新闻,更多地去主动了解我所在地区的信息。每次稿子发出来,他们总在第一时间看到,这也让我知道,家人一直在搜索我的名字。

 

而如今,我到了欧洲工作。这几年的欧洲也不再是祥和之地,频繁发生的恐怖袭击让这里变得同样危险,以至于我在步行街走路也要时常警惕,留意着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明明看着是歌舞升平的人间美景,却不知什么时候冲出一辆卡车撞向人群;明明看着是友善的小伙子,却不知什么时候便掏出了一把利刃。这种影响,其实比真刀真枪的打仗还要折磨人。

 

也许是恐袭的现场去多了,才会这样神经质。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地中海边垂钓的老人。

 

平日里,我不愿意坐在办公室,更爱背着相机,在城市的街头继续拍我的生活。因为工作缘故,我也会经常出差到其它城市,但并不热衷于去代表性景点“打卡”,更喜欢随处走走,看看当地人是怎么生活,这也是我感受一座城市最直接的方式。

 

扛起摄像机,我是记者。而举起相机,我就是记录者。

 

我不需要在照片中讲太多新闻,我想用照片讲的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

 

这就是我在这几年中的转变。

 

|作|品|

 

2011年,利比亚班加西,获胜归来的士兵接受民众的夹道欢迎,一个孩子跳上汽车和士兵站在一起。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街头游戏室玩游戏的人。

   

2012年,埃及开罗,在示威中的警察和孩子。

   

2011年,埃及开罗,科普特基督徒在教堂庆祝圣诞节,社区志愿者在给孩子们播放动画片。

  

2013年,以色列北部,一次针对黎巴嫩真主党的军事演习。

   

2012年,埃及开罗,尼罗河心岛上的孩子们。

   

2011年,埃及开罗,解放广场上抗议的民众。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一所小学在战争平息后复课,一位老师走进学校。

     

2011年,埃及开罗,在冲突中受伤的示威者被抬出急救。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一个孩子要求我给他拍张照片,没有做出胜利的手势,而当时胜利的“V”字手势是当时最流行的拍照姿势。

   

2013年,以色列北部一次针对黎巴嫩真主党的军事演习。

   

2014年,大雪中的耶路撒冷老城。

     

2011年,利比亚苏尔特,前线中的士兵正在准备弹药。

     

2011年,埃及开罗,山上观看夜景的情侣。

   

2012年,埃及开罗,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对峙。

  

2012年,埃及开罗,尼罗河边戏水的少年。

   

2011年,利比亚的黎波里,一位士兵站在阿齐齐亚兵营的废墟上。

   

2011年,埃及开罗,解放广场的一次抗议中,一位记者爬到路灯上进行拍摄。

  

2011年,利比亚拜尼沃利德,前线的士兵。

    

20
2012年,埃及开罗,采摘椰枣的人。

 

作者简介:韩冲,安徽宿州人。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记者,信号成员。2011年起在中东常驻,在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以色列、巴勒斯坦等地进行采访报道。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