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老人的街拍:苏州的质朴气息最吸引我

卢承德 2017-5-15 张一

 

前言:卢承德在苏州生活,从70岁起,他拿起相机开始街拍。和我们如今网上常见的“街头摄影”相比,他的照片“范儿”不强烈:视觉的表面巧合、表现性的影调趣味、对街头劳动者艰难谋生的表现或温情瞬间的抓取,基本鲜见于他的作品。但稍稍细看,就可发现他照片中独有的质地。他目光中的认同源于自在,他是这些街道的主人,而非手持相机的猎取者,或许这也与他的年龄有关。这种从容而不失趣味的状态是很多人所向往的,老人却说:“拍照是我晚年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仅此而已。”

 

 

我出生在上海,原本在上海一家针织机械技术学校教书,1972年为照顾家人从上海调来苏州工作,1997从苏州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技术培训工作岗位上退休。今年我81岁,在苏州生活了四十多年,苏州是我的第二故乡了。

 

年轻时忙于工作,经济条件也差,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只是喜欢看点书,印象比较深的是苏联小说。除此之外喜欢听点音乐,比如管弦乐、无标题音乐之类,实际上也听不大懂,只是作为一种消遣。要说摄影,也只是偶尔临时借来同事的相机,为孩子拍过几张留念照。

 

 

2006年我70岁时,儿子买了一台数码相机,叫我去学拍照,多接触社会,充实晚年生活,同时也可以防止老年痴呆症,于是我就参加了苏州老年大学的摄影班。另外,我有个同事吴万一,当时是苏州市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我曾向他请教如何学拍照。他给我推荐了吴家林的《边地行走》,陆元敏的《上海人》和《苏州河》等画册,这两位摄影家的作品对我影响较大。

 

 

从那时候起,我就在我家附近的苏州平江路上开始街拍,到现在拍了十来年了。开始的时候拍得比较杂,见什么拍什么,缺少思考。影友称我是拾垃圾的,我也不以为然,坚持拍自己感兴趣的、熟悉的人和事。我觉得拍照片还是得从自已内心感受出发,最吸引我的还是住在老城区里的苏州人,特别他们保持的那种慢节奏的生活方式,有一种质朴的生活气息。即将消失的场景,瞬间即逝的画面,都包含着无数感动,等待我去发现。所以苏州街头对我来说就是个宝库,闲在家里不出去捡几件“宝贝”回来总觉得可惜。如今我年过八十,影友都称我为“80”后,我出门也有点收敛了,不是每天随时带着相机,而是隔天出去拍一次,漫无目标,就凭自已的感觉和运气。

 

 

要说我的照片有什么风格,可能还谈不上,我只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或者说是一种生理本能的反应。拍照实际上就是拍自已,拍自已的心像、自已的影子、自已的内心世界对周边事物的感受。苏州平江路上(包括大公园等)曾经生活的居民,他们的生活好比就是我自已的生活,他们也就好比是我的街坊邻居,他们生活中的情趣和爱好,我虽不能一一去实现,但对他们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充满着敬意,因此拍摄中也就情不自禁。

 

 

除了出去拍照,选片也是一种享受的过程,不亚于拍摄,当然也可能一天拍下来一张也选不出来,但我不会随便删掉,我会原封不动保存下来,若干年后,这些照片或许会给观者意想不到的感受,所以影友们说我老卢拍照是拍给后人看的。有可能的话,我准备每年为平江路街拍做个专辑。前后对比一下或许也挺有意思的。十来年,我还一直坚持拍一个小小专题《苏州老宅人家》,目前已经拍是了100多家了,准备逐步整理加以存档,为这些和我一样的普通人家多留下点影像资料。

 

 

我拍周边熟悉的普通人群和事物,家里人支持,也喜欢看我拍的照片,老伴往往是第一观看者,她的第一印象也是至关重要的。有一个事情,我印象比较深,是我十年前为一位佛门师傅拍了一张留念照送给他,几年后我去回访时,他把这张留念照和后来《姑苏晚报》刊登了他那张大幅人像的报纸,完好的放在他珍藏佛经书的包袱皮内,当时我很激动,我拍的一张普通留念照得到佛门谢师傅如此珍藏,更坚定了我要努力为周边普通人群拍好每一张照片。

 

 

十来年,我把拍照作为一种健身防病的手段,平时也经常为街坊邻居拍照留念,他们都羡慕我晚年还有摄影这样一种爱好,身体也比同龄人健康活络。拍照为我晚年生活增添了乐趣,进一步感悟了人生,是我晚年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仅此而已。

 

|卢|承|德|作|品|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热门标签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