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摄影人

杨浪 2018-7-11 刘佳

本刊独家转载版权,其他媒体未经授权转发,将负侵权责任。如需转载请与本杂志社联系。

640
本文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为王健摄

 

像所有爱好摄影的人一样,他是个兴趣广泛的人。

 

远在他的企业被特别关注之前,2012年的一天,他忽然问我:想去坐一下帆船吗?本来我是汇报工作的,调剂一下状态自无不可。于是我们来到海口新国宾馆,换上了紧身防冻的泳装,在众人簇拥之下来到海边。

 

登船的一瞬我诧异了:

 

“就我们两个?!”

“当然了。还有谁?”

“你自己操纵帆船?”

说话间,这条单桅帆船已经乘风启航了。

 

操纵帆船是个技巧性很强的活儿,只有在海上你才能感受到潮流和风向的瞬间变化,所以操帆角度与航向选择直接影响你的航行速度与平稳。

 

难得的美景。海峡中线,偶尔有船影掠过,他攥住帆缆,我们聊天,真的海阔天空。话题之一是他的摄影。

 

未标题-1
《天缘》与《为爱启航》摄影集

 

他至少出版过两部摄影集,《天缘》与《为爱启航》。第一部是2012年中信出版,我的一个朋友编辑。那是他进入“发烧”的初始阶段,除了办公室里挂着,连电脑开机屏都是他的作品。

 

640-3

  

640-4
出自《天缘》

 

“怎么样?”那次也是办公室里汇报,他指着电脑屏上的一幅风景问。我则基于看到的画面,认真问了他的设备,了解拍摄条件,半开玩笑地说了句“你的设备太棒了!”

 

我对器材不很熟悉,但知道他十年前就起码有莱卡、佳能两个机身和至少一只300头。关键是他作为公司老板有坐公务机的便利条件。南非好望角的”桌子山”,在空中选择最佳光线角度的拍摄,不是其他人所能实现的。

 

就拍摄风格而言,他是一个对造型艺术极有偏好的人。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企业创始之初,酒店造型和LOGO都出自他的手笔。因为信仰,他的核心审美倾向是传统的,但在视野和方法论上新锐而且趋时。比如他为酒店大门把手勾勒的“海马”造型一直使用至今。

 

在摄影中,他是那种很能够兴奋和投入的人。显然与阅历有关,他以拍风光为主,总体上构图和用光中规中矩,但也不时有些很个性的捕捉。

 

640-5

  

640-6

 

那一年在缅甸蒲甘,傍晚时分,高大的佛塔与斜入的光线角度使环境呈现某种灵性。他不住地拍,还不时快乐地要我看他拍摄的图像。就是那一次,我看到了他拍摄的某些与佛教主题有关的片子:佛寺、佛塔、佛器……在一幅金刚杵的特写中,他特意给我指出一束异常的光斑:“佛光”。他坚信这束光线出乎常理。

 

就像他在帆船上驾风驭潮时那样,他对自己有一种强大的自信。大心脏,大视野,大胸襟,所以他的片子里更多的是自然界里的大场景,偶或也有些会心的小意趣。那年去南极和大溪地,他一路拍了不少,而且颇罕见地在微信里贴出来。这时候,他已经完全用手机拍摄了。

 

640-7

  

640-8

  

640-9

 

印象里,自打2014年用上手机之后,就再没用过相机。这或许是为了便于在朋友圈里分享吧,到2015年以前,他时或在微信中秀一秀自己的照片,有南极、复活节岛和缅甸的。因为后者是同行,我曾在2014年5月2日的微信中专有一文说到《董事长的摄影》。其间说到:

 

“两年前曾看过他拍的一拨照片,有言曰“设备真好,去的地儿真棒”,意思是说领导好枪好炮的还入了个无人之地。不过这回的“佛国之旅”一路旅行,车上少不了互相翻看照片,对他的摄影有些新的认识:

 

第一,“枪”是制式的,没有高配。一路用他的三星手机拍,除了存储量比我的大,镜头二者差强。第二,他确系一有摄影直觉的人,对细节的观察,瞬间抓拍,构图能力,色彩表现等等,都有不俗的呈现。第三,因为经常的环境是一致的,所以才会对创作者瞬间观察、判断、捕捉能力有深切体会。曼德勒大寺,塔林背景和走廊上檐装饰构成的效果我也注意并拍摄了;但他镜头里老人的迟暮情态、以及画面内温润色调,甚至背景的V字效果,都使这片子十分耐看。”

 

640-10

 

作为摄影者,他对被摄影的态度与众不同。与多数乐于抛头露面的企业家相异,他刻意避免在媒体上公开出现自己的形象,更回避出现在网络图像间。一次在公务机上,他与年轻部下讨论业务,阳光从舷窗洒出一层轮廓光,很漂亮。我把拍的照片贴到微信不久,就看到他的留言“浪哥,咱们有约定的。”我当然马上把那图片删了。

 

640-11
这是杨浪微信中唯一一幅出现王健(背景深处剪影)形象的照片

 

像每一个爱好摄影的人一样,他也有自己的题材偏好,这在他摄影集的命名可以清楚看到。在六年前的第一部影集他已经署名“圆融居士”。他的微信截止到6月23日,微信肖像是他那年带到南极去的一尊金质金刚坐像,背景是南极大陆的轮廓,看上去颇有些神异。

 

640-12

 

“圆融”在佛语中指破除偏执,圆满融通,没有矛盾、障碍的世界。天台宗《大乘止观》 中说,“无二无别,犹如水波,谓为圆融。曰烦恼即菩提,曰生死即涅槃,曰众生即本觉,曰娑婆即寂光,皆是圆融之理趣也。”

 

我们都是尘世中人,就这些颇有画面感的教说看来,“圆融”该是类似摄影之中可遇而不可求的“灵光”一般的境界,是致极的可以修为而难以身历的幸福。

 

640-13

 

一周之前,他在法国普罗旺斯的博尼约村因为摄影,失足跌落,引起举世瞩目。我宁愿冥想那次难忘的单帆航行,那种在潮流和激浪中的起落,默读他微信里最后发布的那段佛语:

 

 “比丘们!除了依于信仰,除了依于直觉偏好,除了依于相信古老口传,除了依于理性思维,除了依于深思所成的观点之外,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向人说明解脱的证知:生死已尽,清淨的修行已经确立,该作的都已完成,不再有往生下一辈子的后有爱(注)了呢?”

 

他叫王健,自号“圆融居士”。海航集团前董事长。我的朋友与老板。

      

                          杨浪 2018年7月9日

 

注:有智者告我,查各版《杂阿含经》皆如此说。“后有爱”,或许是一个词,指的是十二因缘法中的“因爱而取”,因执取而投生,便开始下一个轮回。

 

640-14

  

640-15

  

640-16
王健摄影作品选自《天缘》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