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专注黑白摄影 包伟锋的光影叙事

João Miguel Barros 2019-6-10

编辑:《大众摄影》顾峰

 

近日葡萄牙出生的摄影师包伟锋(João Miguel Barros)的个人摄影展“光影叙事”在 澳门当代艺术中心“海事工房1号” 落下帷幕。

 

本文照片已得到

© João Miguel Barros授权

 

身兼律师和艺术家的包伟锋向《大众摄影》透露他下一个摄影展“ WISDOM PREPARATORY ACADEMY ”(智能预备中学)将在7月初于澳门开展,这是反映加纳的一所老房子里给孩子们设立的教室里,有一群梦想成为拳击运动员并接受拳击训练的孩子。该摄影项目旨在向拥有信念的孩子们致敬,并且作品获得了2019年FAPA--艺术摄影大奖(业余)新闻摄影类别第1名。

包伟锋(João Miguel Barros)

 

包伟锋一直对文化领域情有独钟,他表示这源自年轻时,1978年至1982担任里斯本的文化杂志SEMA的编辑和社长的经历。在律师工作之外,他爱好黑白照片的制作、摄影书籍的收集,并作为自由策展人曾帮助推广在葡萄牙举行的中国艺术家摄影展,今年11月他策展的两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展也会在葡萄牙举行。

 

选自《光影叙事》第1章:单行道

 ▼

 

 

·光·影·叙·事·

 

《光影叙事(澳门版)》包括十二篇短文,均各自独立,可视作短篇叙事阅读。

 

作者漫观世界,从容易被忽视的点滴片段中寻觅意义,以现实为灵感,创作出了这十二篇虚构习作。

 

《光影叙事(澳门版)》展现了各种开放式结局,各篇叙事有一定的连贯性,描绘出了略显错综复杂的世界。这本影集是我们预先设想的一项计划中的一部分,旨在发掘“微不足道”的简单故事,因为我们相信,并非只有重要时刻才值得记叙,这种想法太过陈词滥调。

 

我们希望藉由《光影叙事(澳门版)》作为切入点,开启一项远大的计划,让读者留意到那些过往长期为人们所忽略的平凡寻常之事。

 

——包伟锋

 

选自《光影叙事》 第2章:树


 

 

访谈 Interview

 

作为一名职业律师,您是从什么时候爱上摄影的?

我年轻的时候就对艺术的各种表现形式抱有极大的好奇和兴趣。上大学时,我做过一本艺术和文学期刊的联合主编,它于1979年至1982年期间在里斯本发刊。

 

摄影是艺术的表现形式之一,而我也因此受益匪浅。

 

我从很多年前就开始拍照并且琢磨能够怎样拍的最好,一直看了不少摄影嘉年华和影展。但也就是从最近5年,我才开始作为摄影师并且以独立展览的方式向外界展示我的个人作品。

 

我的首场个人摄影展是于2017年在澳门的一家艺术画廊举办的。第二年,我受里斯本贝拉多博物馆邀约开设了2018年个人摄影展。这是在葡萄牙最受欢迎的一家当代艺术博物馆,我的展出很成功。后来在澳门政府的邀请下,我也有幸将那些作品带到了澳门展出。 

 

我的下一场个人摄影展还是在澳门进行,7月4日会在婆仔屋文创空间开展。这次展出的作品与我之前在非洲加纳共和国的阿克拉市做的一个项目有关。作品突出人文主义特性,同时也能展现出我作品风格的演变历程。

 

 

选自《光影叙事》 第5章:悬崖

 

您喜欢黑白摄影多过彩色摄影么?

我对做黑白摄影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我不做彩色摄影。 

所有人看到的现实都是带着色彩的,但黑白照片可以让我们重塑现实,它更能向我们突出展示本质,而不会被色彩分散注意力。 

 

黑白摄影能够让我重塑我眼前的现实,而且它所呈现的维度是彩色到达不了的。



作为摄影师和自由策展人,摄影给你带来了什么乐趣?

我当作者(艺术家)和当摄影策展人的活动相互并不混淆,甚至也不能混淆。但是我也确实认识到,他们之间会互相有所影响。

 

当然,通过评判别人的作品使我能够接触那些艺术家们,并且接近他们的艺术历程。但是如果那些艺术家的作品没有达到我的审美标准,即使再具备国际知名度,我也不会去做他们展览的策划人。

 

无论当摄影师还是策展人,我的活动一定要传达愉悦感。就像我之前所说, 我是一名职业律师,已经经济自由,我并不需要为了赚钱而在摄影领域做轻易的妥协。换言之,我很幸运能够真正自由的选择我所喜欢的艺术风格。 

 

 

选自《光影叙事》  第3章:春潮

 

您可以介绍一些摄影技巧么?

我的照片大多凸显黑色。有时候我会强调照片中的颗粒感来营造出一种密集的氛围。但从根本上讲,我的片子体现出很强的黑白对比,而与此同时,我也保留了几十种灰度的渐变。

 

我常说自己一直在寻找一种“完美的黑色”,那种最纯粹的。 但是,我并不是一个痴迷于追求完美技巧和完美相机的艺术家。照相机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获取影像的工具。

 

最后,我想补充一点:我从不操纵我的照片,仅允许自己作为图像的采撷者,绝不篡改我眼前的现实。 也就是说,我不会去使用图像编辑程序给照片加物或者去掉不便的地方。 正如我所说,我把自己局限成一个色彩到黑白的转换者,从我的审美选择来给图像定义合适的黑白强弱度。

 

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策展人?有哪些因素是必备的?

在贝拉多博物馆做过展览后,我与一些负责人建立了牢固的信任关系,尤其是和艺术总监丽塔·洛加雷斯(Rita Lougares)。我们有可能订立一个非正式的协议,以便我能作为自由策展人和他们仅在摄影领域合作。我已经在里斯本组织了两次展览,还有一些展览排到了2022年。

 

比如,今年11月7日,我会在贝拉多博物馆举办两位来自澳门的优秀艺术家的展览。 这个展览很重要,纪念了澳门近代的旧回忆以及令人惊喜的壮观场景。 

 

 

选自《光影叙事》  第10章:夜间景象(一)

 

何时您会关注到中国的摄影师?您对他们的工作有何印象?

根据我的判断,从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通过一系列个人的倡议活动,中国的摄影进入到了一个新阶段。

 

也呈现除了丰富多样的层面。 “新”摄影的复兴有两个趋势引人注目,并且全景纪实了中国的当代摄影风貌:一,侧重于个人的表达,关注普通人,人民群众,并且以真实且存在的东西为来源。而另一方向则是关注人文,以社会表象和中国社会的结构做基础。这两者行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九十年代初开始,新的艺术家出现开启了以实验为标志的运动。以年轻的创作者为主,他们在机构内外形成了巨大影响,也从国际艺术活动概念中找到灵感。

 

纪实摄影,总的来说注重前提假设和观察,分析以及批判。但是这种表达也可以用在其它表现形式上,影像可以作为一种想象的描述而不需要具备批判性,不过它的表达更趋于艺术形式的展现。

 

传统的当代摄影起源于记录,而后在集体感和个人感这两条路上开始呈现出多样的表现形式,比如自我展现、身体、期望等等。

 

当我尝试理解中国摄影的时候,我脑海中想到的是这种理论框架,而且我也试着向诸多优秀的中国艺术家学习。我暂且不提这些艺术家们的姓名。但是我可以公开的说我确实有志于在葡萄牙组织一场中国艺术家摄影展,目前我已开始了相关项目的研究。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