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篝火正燃烧,英国知名时尚摄影师曾经的和平营地生活

Wendy Carrig 2019-2-22 GF

温迪·嘉莉(Wendy Carrig)是英国知名女性摄影师,明年即将迎来其职业生涯的第30个年头,近期还被提名英国皇家摄影学会“百名女性摄影师”。有关她上世纪80年代拍摄的纪实作品“公地的人们”(Common People)于2018年12月8日至2019年3月9日在英国格林汉姆展出。

温迪·嘉莉(Wendy Carrig)摄影展公地的人们(Common People)海报

 

本文图片已获得 ©Wendy Carrig 授权

编译:大众摄影编辑 顾峰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她还是一名摄影专业的学生,英国社会当时处于动荡不安的时期,煤矿工人组织罢工,而和平主义者当时聚集到格林汉姆公地(Greenham Common)反对美国在英国土地上安装核导弹。这次“格林汉姆公地”影展就是记录了她当时在蓝门和平营地与一些妇女反对者生活的日子,展现了围绕那里的营地篝火的家庭生活。展览配以Rebecca Johnson博士的文章《篝火正燃烧》,描述了她当时作为反对者在和平营生活的五年。还配以《蓝门歌曲集》的一些歌词,这个歌曲诞生于抗议的那些日子,如今收藏于英国皇家战争博物馆。

 

看外表,很难把如今拍摄各种时尚大片,接触各类时尚名流的摄影师温迪·嘉莉与这个纪实题材联系起来。让我们通过采访,更多地了解她和那段岁月。

公地的人们系列,帽子

 

|访谈|

 Q   大众摄影

 A   温迪·嘉莉(Wendy Carrig)

 

 Q  能否介绍一下您的摄影经历?

 

 A  我是在索尔兹伯里艺术学院学习摄影,然后才搬到伦敦做了四年学徒,主要是跟随音乐和人像摄影师迈克·欧文(Mike Owen)。他向我介绍了传奇的超现实摄影师安格斯·麦克比恩(Angus McBean),很荣幸曾与他一同合作过。

我在1990年开始自己的独立摄影。

公地的人们系列

左:“我受不了该死的烟” ,右:篝火

 

 Q   谈谈您现在从事的商业摄影工作?另外,您现在还在拍纪实摄影吗?

 

 A  大部分我的商业作品通过A&R创意机构,这是一个很棒的团队,已经为我代理将近25年。我经常被委托拍摄时尚、美容、生活和肖像类的业务——近期的客户包括了NBC/The Bi-Life、黛安芬、Elle德国、《Stella Telegraph》杂志。

 

我也以我的肖像摄影而知名,作品被选入伦敦的国家肖像馆的泰勒·韦新肖像摄影奖的目录封面和海报宣传。我赢得英国摄影师协会的AOP年度摄影奖最佳人像奖。最近拍摄的包括奥运会选手Tessa Sanderson CBE、国会议员Dr.Rosena Allin-Khan、比丘尼Emma Slade、女子乐队Bananarama和Ayda Field Williams。

我正在考虑拍摄一个新的纪实项目,目前还没有定下来。

公地的人们系列,警察过后

 

 Q   格林汉姆公地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能否介绍给中国读者?

 

 A  格林汉姆公地(Greenham Common)是英国皇家空军以前的一个基地。在20世纪80年代的冷战时期,英国政府曾允许美国在那里安装核导弹。许多人对这一行为感到愤怒,一群女性示威者从威尔士步行100英里来到格林汉姆公地,反对者最终壮大到上万人,和平营围绕着基地建立起来,只剩下妇女。他们的任务就是以和平方式干扰核导弹的部署。

公地的人们系列,左:莫里斯小调第二号,右:温迪·嘉莉(Wendy Carrig)本人肖像,Claire Orrin 摄

 

 Q  您是怎么参与到营地,在那里经历了哪些?

 

 A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还是一名摄影专业的学生,最后一年的学年项目我访问了和平营。在一个非常寒冷的冬天,我在格林汉姆待了几周——睡在防雨布下,吃捐赠的食品,穿捐赠的衣服。每天早上,警察和法警就会驱逐我们离开现场。当他们离开后,我们就会回去重新生火取暖、喝茶、聊天和唱歌。一些妇女会策划和计划在夜幕降临时,切断基地周围的铁丝网,经常在围坐着核导弹边上时被逮捕。

公地的人们系列,左:蓝门歌曲集,右:蓝门#1

 

 Q  当年拍摄这些照片的时候,您有想到30年后会为此举办一次展览吗?

 

 A  从来没想过这会成为一次展览,直到去年之前这些一直只是以底片形式保存着。

 

 Q  通过这些照片您想传达什么?

 

 A  我的照片主要展示了和平营的安详的家庭生活。我现在意识到,这个场景可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这个营地把所有男人排除在外,也意味着把大多数摄影师排除在外,而当时摄影还是男性占主导的。

 

 Q  当年的纪实拍摄对于您后来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影响?

 

 A  当是一名学生时,我对于纪实摄影和时尚摄影都很感兴趣。作为一名专业摄影师,我进入时尚业工作后,收到那些摄影师的启发,主要是那些我曾担任助手的摄影师。这些年来,我一直从事人像摄影的委托拍摄,我喜欢在我的作品中展现现实和真相。重新回看这些我在格林汉姆拍摄的照片,让我重新思考有关纪实摄影的早年的想法。现在我在寻求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可以采用的新方式。

公地的人们系列,左:隔离网,右:家务劳动

 

 Q  您怎么看待女性摄影师从事美容、时尚、生活这些类型摄影的拍摄?

 

 A  我相信无论我选择从事哪种类型的摄影——美容、时尚、生活、人像或者纪实等类别,无论性别如何,作为摄影师的创意性风格是独立的和唯一的。

 

 Q   您从事摄影多少年?您是如何保持对于摄影的热情?

 

 A  明年我会迎来我从事职业摄影30周年。

数码摄影的出现无疑让我对于摄影的热情高涨——我经常喜欢在日光下工作,更多的存储和快门速度结合,加上自动对焦允许我扩展我视野的边界。

公地的人们系列,快餐

 

 Q   能够给读者一些拍摄漂亮照片的诀窍?

 

 A  一张“漂亮”的照片在技术上不一定要完美,但我认为它确实要向观众传递某种信息。通常拍摄是有理由的,所以重要的是你的观众能理解你试图传达的信息或者故事。

 

如果观众认为摄影应该漂亮,摄影会像艺术品一样只是“漂亮”。

 

我总是对着我的作品自问,“这是真实的吗?”“我相信……吗?”

 

温迪·嘉莉

(Wendy Carrig)

|其他作品欣赏|

中心地区,《永远年轻》(Forever Young)杂志

Emma Slade比丘尼肖像,  Perfect Bound杂志

 《爱的猎犬》, 

《永远年轻》(Forever Young)杂志

吉福兹马戏团

 

吉福兹马戏团

吉福兹马戏团

吉福兹马戏团

纹身女士,Perfect Bound 杂志

曼胡德学院,Perfect Bound 杂志

曼胡德学院,Perfect Bound 杂志

灰色连衣裙的故事,个人作品

  

左:Ayda Field Williams, Stella Telegraph杂志

右:科西嘉黑松,个人作品

 

左:衣服,个人作品

右:核心地带,《永远年轻》(Forever Young)杂志

 

核心地带,《永远年轻》(Forever Young)杂志

月光牧场,个人作品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