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在加尔各答游走的街拍摄影师

Soumyendra Saha 2019-4-16 GF

45岁的索米扬德拉·纳拉扬·萨哈(Soumyendra Narayan Saha)是印度的一名街拍摄影师,主要在印度的加尔各答和瓦拉纳西的街头拍摄。曾经的他是一名软件工程师,从事软件开发工作12年,然后他辞职离开这份在狭小空间埋头编程的工作。一次机缘让他爱上了街拍,他开始不仅在网上看照片,阅读许多大师的摄影画册,听许多印度教的经典音乐,在当地俱乐部看许多电影,逐渐在街拍摄影领域取得影响力。

 

本文照片已得到

© Soumyendra Narayan Saha授权

摄影师索米扬德拉·纳拉扬·萨哈



他的街拍风格也在不断发展中,他非常热衷于能把整个故事和戏剧拍摄成电影画面一样,音乐也使得他渴望在生活中用摄影描绘歌词。他想从事一个更具人性化和同情心的工作,而摄影正是他所热爱的,这来自于他目睹女儿得了一场致命的罕见脑病后,身心逐渐从毫无生气中一点点恢复过来的人生经历。


 

 

访谈Interview

 

你是如何走上街拍之路的?

在我几年前辞去工作的时候,我正在读一本著名的孟加拉小说,主人公像我的状态,在加尔各答中心漫无目的地漫步。出于一种冲动,让我拿起放在橱柜里的一台旧单反,决定把小说以之为名的Chowringhee区域走一圈,故事线在我脑海里萦绕。当我看到电脑里的照片,我明白我必须更认真地做这件事。它们是如此不同,每一张都有一个故事,一种氛围。这比我拍照片时候的经历更强有力,我上瘾了。





街拍摄影对你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点是很特别的,就是当我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的,甚至通过取景器看到的并不是我在实际照片中看到的。换句话说,我通过取景器看到的是一个片段。存在一个提炼的、抽象的现实,一个拍摄的那一刻发生的故事。每张画面讲述一个故事。



当我走在街头,这些故事不会向我叫喊。你必须遇见故事稍纵即逝的瞬间,倾听一群人中讲故事人的无声低语,按下快门,提取时刻。接着,就不见了。



我总是在抽象和真实之间寻求平衡。不管如何,这是一场很好的比赛,我愿意尽可能比拼下去。



你受到哪些摄影师的影响?

摄影大师亨利·卡蒂埃-布列松、艾略特·厄韦特和电影导演萨蒂亚吉特·雷伊给我的影响很大。我从蒂亚吉特·雷伊和西奥·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中学到很多构图知识。电影教会我,在一个构图良好的画框里,当主体移动时,一些富有表现力和生动的时刻会分崩离析。最后同样重要的还有彼得·库尔(Peter Kool)的照片我也很欣赏。来自乌克兰的Kirill Kovalenko的作品非常接近绘画。通过研究他的照片,我学到很多有关极简主义和抽象主义。



你选择拍摄彩色还是黑白?

我喜欢黑白照片,虽然自己的大多数图像是彩色的。但是我总是以光为结构拍摄图像,所以在预览中我看到了黑白照片,拍摄原始的RAW。如果照片中的色彩不能发挥优势,我就会转为黑白。这两种说法看起来矛盾,我认为黑白是一张照片的灵魂,色彩就是其衣服。如果不好看,你可以裸露灵魂,但是灵魂糟糕,这个画面就不值得看了。

你现在使用的设备?

使用到佳能和尼康消费级单反后,我现在出去使用索尼RX100M1。同时,不要忘记:你拥有的相机是世界上最好的相机。





·对·读·者·的·建·议·

      

让你的思想自由,通过你如孩童般的眼睛来观察这个世界,好照片会随之而来。在这里我想提供一个相关性的问题——复杂性。复杂性往往会潜入拍照和照片本身,所以要学会刻意保持简单。因为如果你想以形式、颜色或者故事展示某种美,首先必须简单。引用泰戈尔的一首诗结尾,“Ihai bujhilam, jahai sohoj, tahai sundor”(这是我理解的,那就是简单的东西是美的)





 

 

·个·人·技·巧·分·享·



● 空腹走路,如果血液都流到腹部帮助消化,你的大脑就会被剥夺,停止创造。

● 更多地走,每天走,走得慢些。

● 忘记相机吧。它看起来怎样,你花了多少钱,它是新的还是旧的,人们会怎么看待它和你。

● 所有这些会破坏你的摄影。

● 坚持一个相机。

● 保持头脑放空。

● 把你的烦恼留在家里,像个孩子一样在街头思考和感受。

● 微笑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