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比《北京人在纽约》还早10年的珍贵影像

Bud Glick 2019-2-25 GF

本刊记者 顾峰 编译

 

1994年一部《北京人在纽约》的电视剧火遍中国,实地纽约取景,让国人第一次真真正正通过电视银幕感受到对于大部分国人遥不可及的纽约和华人移民在那里的奋斗打拼。今天介绍的这组纪实照片比之还要早10多年,而且是由一名当时的美国年轻学生摄影师拍摄。1981年摄影师巴德·格利克(Bud Glick)接受委托,开始拍摄曼哈顿下城的唐人街,这里汇聚了来自各个地方的华人移民,他们带着憧憬在这片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邱女士在公寓里,纽约,1981

 

图片说明:邱女士,我是在唐人街老人中心(CSCC)遇到她的,因为美国的移民法律而与她的丈夫分开。在她移民后不久,丈夫就去世了。她一个人住在珍珠街的公寓里。我在中心里为她拍了一些照,然后询问是否可以在她家里为她拍照,她同意了。在她家里有一个给已故丈夫的祭坛,她把我拍给她的照片也放在上面。我记得她是个坚强、积极的人。

摄影师 巴德·格利克(Bud Glick)

 

本文图片得到© Bud Glick授权

 

将近40年前的唐人街和如今完全不同,那时候还是一个紧凑的、主要自给自足的社区,主要由强大的制衣业,还有因美国的早期移民政策造就的单身人士为主构成,如今发展成更多以年轻人和家庭为中心的繁华社区。

农历新年,巴亚德街,纽约州,1984

 

格利克的唐人街项目起初是受美国华裔博物馆委托(the Museum of Chinese in America),然后成为纽约唐人街历史项目(the New York Chinatown History Project)拍摄当地的居民。为了呈现这个被主流媒体和大众文化长期误解和刻板化的社区,他离开家乡威斯康辛,开启了这个为期三年的使命。

 

巴德·格利克不仅仅是描绘纽约地区的街头生活、人物和家庭场景,他还敏锐记录了这个处在尖锐动态变化中的社区。

巴彻勒公寓,Ng先生,

巴亚德街68号,纽约,1982

图片说明:这个公寓是种族主义和反华的移民法造就的结果之一。

 

巴彻勒公寓,Ng先生,

巴亚德街68号,纽约,1982

 

巴彻勒公寓,巴亚德街,纽约,1982

 

吉兰运动服制衣厂,1983年

吉兰运动服制衣厂,1983年

 

Big T. Chin,山姆·华洗衣房,

布朗克斯,纽约

 

山姆·华洗衣房的后面,

布朗克斯,纽约

图片说明:Chin太太的丈夫Quock Chin,在1980年克雷斯顿街的抢劫中被谋杀

 

格利克的展览《内部生活:20世纪80年代华裔美国人照片》由北美华裔博物馆主办,同时配合纽约城市博物馆的《内部生活:华裔纽约人的当代照片》,两个展览都会持续到3月24日。

 

巴亚德街老年人中心,1982

 

PS 1游乐场,纽约,1982年

 

这次展览不仅通过这些老照片,同时格利克还联系到当时拍摄的人物,采访到他们,并制作成书。

 

Rebecca和女儿在厨房, 纽约, 1982

 

这张照片对我很重要,讲述了随着年轻家庭的涌入,发生在唐人街的历史变革

 

农历新年,莫特街,纽约,1984

 

凯瑟琳街,1981

 

Wah Nan公司, 墨尔本街46号, 1982

图片说明:这是在商店的后面,对于一些人来说这里就像一个邮筒的功能,店主人会为不会写字的人代写家信。

 

商品批发处,巴亚德街,1982

Kam Ho Lee 和孙子Vincent Lee,

 埃尔德里奇街9号,纽约,1983

 

对于格利克来说,上面这张照片是项目中最重要的照片之一。2016年他与照片中的小男孩,当时已经38岁的Vincent Lee重新联系上。他还在2014年遇到当年拍摄的人物Freeman Wong,这让他意识到不得不扩大自己纪实摄影的概念,把当代的口述历史结合进这个项目,在展览中可以听到Vincent Lee的采访音频。展览中的图片说明这样写到“Vincent Lee记得祖父来自古巴,说西班牙语。他1965年来到纽约的时候已经退休,负责照顾孙辈,而父母则忙着工作”。Vincent Lee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是在上初中时,这张照片制作的海报,他很好奇摄影师究竟是谁,最终他找到了摄影师格利克的电子邮箱。

俱乐部午餐三明治店,百老汇东街2号,纽约,1983

肯梅尔街41号,纽约,1982

 

 

洗衣店,1981

 

下面三张照片在项目中很重要,有关于和Freeman Wong重新建立联系。2014年当他在网上看到唐人街这组照片,在网络上与格利克联系上。

 

下面第一张照片,叼着香烟搬运扇贝的是Freeman Wong的叔叔,他父亲的杂货店就在这家鱼店附近。

亨利街,纽约,1982

 

那个时候Freeman Wong还不到5岁,他的父亲Frankie在拍摄中成为格里克的朋友,因为1984年项目的终止,两人逐渐失去联系。他了解到Freeman Wong的父亲在1987年去世,当时Freeman Wong才11岁。当摄影师格利克把扫描的当年拍摄的一家人的照片发过去后,Freeman Wong确认正是格利克拍摄他们当时一家人。如今的Freeman Wong已经42岁,成为3个孩子的父亲,展览中也可以听到他的口述音频。

Frankie Wong 在自家杂货店门口

凯瑟琳街, 纽约, 1981

麻将,1981

图片说明:Frankie Wong的商店后面的房间,Frankie Wong背对着镜头

 

下面这张非常重要的照片是展览中的最后一张照片。

周先生和周太太,纽约鲍德温,1981

 

格利克在墙上的图片说明中写到,“在最初选择这次展览的照片时,我忽略了这张,直到在给Yuet-Fung Ho进行口述历史采访时,其向我提醒了这对夫妇的故事。Yuet和我来到周的一家,采访并进行拍摄。37年过去了,记忆已经消逝,但是Yuet对他们仍然记忆犹新。周先生是一个活泼和健谈的人,他是一个老的洗衣工,他厌恶自己的工作,为在美国受到的经历感受到痛苦。因为他与中国的妻子分离,30多年没有见面。最终他为妻子申请到来美见面,当见面的时候,已经认不出彼此。他对妻子很好,对他们来说,能够每天在一起是如此珍贵。”

 

对于格利克来说,周先生夫妇的故事是《排华法案》的历史和其对无数美国华裔生活影响的象征,这张照片表达了周先生夫妇对于《排华法案》的胜利。周太太稳重地坐在桌边,手臂自然平放桌面,眼睛直视相机镜头。肢体语言仿佛在说“我在这里”,而周先生的手臂温柔地搭在其肩头向自己靠拢,目光始终不离开她。他们是不可分割的,他们成为了一体。

 

 

巴德·格利克个人网站“纽约唐人街”项目

 

展馆介绍:美国华人博物馆(MOCA)旨在让观众参与对一场持续的历史对话中,让所有背景的人们在其中能够通过批判性的角度看待美国历史,反思自己的经验,在过去和现在之间,全球和当地之间,自身和他人之间建立一种有意义的连接。

 

博物馆位于纽约唐人街、小意大利和Soho的十字路口。主博物馆位于纽约中央大街215号。其藏品和收藏有70000件文物的研究中心,位于纽约桑树街70号。

 

MOCA“纽约唐人街”项目展览介绍:点击进入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