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2018年值得关注的10本海外摄影集

顾峰 编译 2019-1-18

摄影集作为一种传统的形式,将摄影照片以序列的方式呈现在纸上,并且装订成可以便携阅读的形式。在这个网络照片和视频无所不在的时代,这种诞生于19世纪中期的形式,仍然是传播图像力量的最鲜活的方式之一。这里将为您介绍2018年度10本海外媒体选登的10本值得关注的重要的摄影集,看看这些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了哪里?他们在思考什么?

 

 

Carmen Winant

《我的出生》(My Birth)

 

这本图文交织的书,贯穿了艺术家Carmen Winant的母亲生下她三个孩子时候的照片,以及其他发现到的一些不知道姓名的妇女经历同样的生育经历时的图片。随着图片化叙事的发展,从劳作到分娩,妇女们的姿势越来越相互融合,创造出一致性的紧张和释放的集合。

 

除了作为照片序列,《我的出生》也是艺术家个人日志的传真,包括了她的一份原始文字,探索其个人出生经历的分享、独自和拥有。

 

《我的出生》出版,正值Carmen Winant在MOMA的展出“存在:新摄影2018”(Being:New Photography 2018)布展期间。这一切紧随着她第一个孩子的出生,随之她怀上了第二胎。

 

Brenda Ann Kenneally

《远离大城市的女孩》

(Upstate Girls)

 

本书汇集了摄影师拍摄的生活在纽约州特洛伊(Troy)的经历着贫穷的人们的生活。最初是因为纽约时报杂志的一篇简短的论文,以开放的眼睛描绘了美国工人阶级的兴衰景象,以及五百多年来特洛伊的令人震惊的视觉历史。Kenneally利用自己的照片和拼贴并进行分层,描绘出这个典型美国城市的变化,成为对美国、贫穷、日益萎缩的中产阶级深刻、有力、亲密的观察,展现了成长、生存并相爱着的人们。

 

John Gossage

《仰望本·詹姆斯:一种寓言》

(Looking Up Ben James: A Fable)

 

2008年春天,John Gossage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海岸进行了一次公路旅行,参观了不少偏僻的地方。这趟旅行某种程度上是一次致敬。1953年,罗伯特·弗兰克去到Caerau,拍摄了一些社会交往的照片,包括一个名叫本·詹姆斯(Ben James)的沾满煤灰的矿工。尽管如此,他没有描绘本·詹姆斯,也对罗伯特·弗兰克半个世纪前拍摄的社会危机不感兴趣。他坚持照片总是比假定的主题发生更多的事情,照片总之首要的是光学体验的记录。他拍摄了篱笆、汽车、杂草和他的旅行伙伴——摄影师马丁·帕尔。《仰望本·詹姆斯:一种寓言》本书以黑白图像大尺寸印刷,从头到尾体现出一种拐弯抹角的快乐。

 

Anna Atkins

 《太阳花园:Anna Atkins的氰版摄影》

(Sun Gardens: Cyanotypes by Anna Atkins)

 

 

受到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摄影技术启发,植物学爱好者Anna Atkins (1799-1871)使用最近发现的氰版照相法(使用铁盐的接触式印刷),尽可能地记录英国的海藻,由此诞生了出版物《英国藻类照片:氰版印象》,以手写文本在1843年限量发行,被认为是第一本摄影画册。

 

这本书是1985年由Larry J. Schaaf和Hans P. Kraus出版的有关Atkins的书籍的再版和扩充,增添了Joshua Chuang、Emily Walz 和Mike Ware的贡献。这是一本摄影学术的杰作,将其作品置于历史背景中,以漂亮的形式不露声色地真实呈现她精致的照片作品。

 

 

Guido Guidi

《在路上》(Per Strada)

Guido Guidi生于1941年,是现代意大利摄影的领军人物之一,从1970年代开始拍摄他的国家的后工业景观。

 

“Per Strada”(在路上)以三卷本呈现,他历时14年(1980-1994),有关并穿过Via Emilia的公共空间和基础设施进行调查,这是一条连接米兰和亚得里亚海的古老道路。

 

Guidi的眼睛是眼睛而微妙的,“Per Strada”是一次关于观看和构图的教育。他不仅与Luigi Ghirri、Stephen Shore 和John Gossage等当代著名摄影师作品展开“对话”,还与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绘画的改革者,Fra Angelico, Paolo Ucello和Piero della Francesca展开一场“对话”。

 

Gordon Parks

《新潮:1940-1950早期作品》

(The New Tide, Early Work 1940-1950)

 

戈登·帕克斯是一位非常可靠和值得尊敬的美国摄影师,你会怀念他的那些精明、睿智和亲密的作品。“The New Tide”(新潮)是为美国国家美术馆进行的一次大型展览而出版的,这对他来说是公正的。我们穿越过帕克斯艺术道路上第一个十年的独立作品,我们可以看到他是如何从肖像和时尚摄影发展到他广受赞誉的纪实摄影。可以看到即使是早期的作品,帕克斯的观察之眼也是精准无误的。

 

这部画册包括了Maurice Berger、Sarah Lewis、Deborah Willis和Philip Brookman有关帕克斯的文章,涉及到Langston Hughes和Richard Wright这些与帕克斯有关的作家。

 

Nick Sethi 

Khichdi (Kitchari)

 

经常被拍摄的那些地方几乎不可能被拍得有趣。我们是否需要另一本“有关”印度的书?如果这本书像Nick Sethi的“Khichdi (Kitchari)”那样生动和真正的丰盛,那么回答是肯定的。在10年的时间里,Sethi游历于印度,一路发展出一种对于这个国家令人困惑的多样性清晰的方法。当然,印度是喧闹和丰富多彩的,但是Sethi的作品不可能远离那些通常激发灵感的陈词滥调。这本书印刷在高度光泽的纸张上,色彩鲜亮,偶尔有些暗淡,是一系列当代街头生活的图像,充斥着廉价商品、高科技、人们的脸、壁画、宗教艺术品、劳动工具和各种广泛的性别表现的视觉证据。

 

书名“Khichdi (Kitchari)”是以印度全国都吃的扁豆汤命名的。Sethi的书犹如扁豆汤,由许多部分组成,并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Rosalind Fox Solomon

《自由剧院》

(Liberty Theater)

 

在一张接一张的照片中,Rosalind Fox Solomon(生于1930)捕捉到了一个很少人观察到的现实。她是怎么做到的?她的实践带着她到许多国家,但是‘Liberty Theater’(《自由剧院》)却将她游动、不感情用事的眼睛牢牢锁定在美国。这些照片,像黛安·阿布斯的作品一样,令人不安。当黛安·阿布斯寻找奇怪的人或场景时,Solomon的奇怪事物却在每个地方,这在于她特殊的记录微小间隙时刻的能力。她新鲜、清晰的照片,其中一些是肖像照,另一些好像客观旁观,在其不注意的情况下拍摄他们,他们的脸和身体介于两种态度之间。

 

这种模糊性点燃了我们面前的推定的二元内容:黑色或者白色,年轻或年老,富有或贫穷,生病或健康。她抓拍住了介于两者之间的人,这是一个有缺陷的国,一次一个奇怪的面部表情,没有一丝装模作样或者模仿。

 

Ursula Schulz-Dornburg

《在两者之间的土地》

(The Land in Between)

 

《在两者之间的土地》是2018年在法兰克福施塔德尔博物馆展出的Ursula Schulz-Dornburg的同名回顾展。Schulz-Dornburg出生于80年前的柏林,几十年来创作了多样化的作品体系,充满持续的想象力探索:如何在政治转型期拍摄风景。存在各种解决的方法,Schulz-Dornburg将大量精力放在一些怪异的场所,主要集中在中东和前苏联一些国家。她曾在叙利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俄罗斯进行过拍摄,拍摄过边界和沙漠。其中一个值得纪念的系列是亚美尼亚的公交站,直接的拍摄让其看起来象现代主义的雕塑。另一个是20世纪80年代在伊拉克的湿地的阿拉伯人。她所拍摄的脆弱的、错综复杂的建筑很快会在政治动荡和战争中永远消失。像其他所有严肃的艺术家一样,她的作品不仅仅是可以描述的,同时一种敏锐的政治智慧结合着诗人般对光、石头、形式和发着微光的地平线的感受。

 

Richard Mosse

《城堡》(The Castle)

《城堡》(The Castle)画册的名称来自卡夫卡1926年有关官僚噩梦的同名小说,展现了21世纪的恐怖画面,从中东和中亚逃向欧洲的难民所面临的彷徨。以色列摄影师Richard Mosse花费几年时间走访黎巴嫩、土耳其、希腊、德国和其他地方的难民营,亲眼目睹了临时安置在那里的移民的悲惨和绝望。通过使用一个军用级别的热摄影机,通过一个细致的过程将数百丈静态照片拼接在一起,创造一种当代的庄严。这些相机感应红外,以白色记录热部的局域,相对于温度低的背景区域。效果是惊人的,就像以底片在观看这个世界。这项技术允许Mosse能够拍摄这些社会政策的受害者们,同时可以不让他们被辨认出来遭到报复。

 

《大众摄影》编辑 顾峰 编译

编译自“纽约时报杂志”和“Lensculture”(镜头文化)相关书评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