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消逝的时光:81岁清洁工迎来人生首次摄影个展

雷福胜 2018-6-12 大木神



玩自行车轮胎的孩子

新加坡业余摄影师雷福胜(Lui Hock Seng)今年已经81岁高龄,谁也不会想到在60年的摄影生涯后,今年他才举办了人生中的首个摄影个展。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他以如此高龄,仍坚持在新加坡报业中心担任清洁工,而且一干就是15年。

编译:顾峰

本文图片已经获得雷福胜老人授权© Lui Hock Seng

 

雷福胜1937年出生于新加坡,一个普通劳动家庭,父母要养活他们兄弟姐妹5人,家境并不富裕。他年轻时候也是“小鲜肉”一枚,从他胸挂相机、肩挎摄影包的黑白肖像照,就可以看出那时候的意气风发。

年轻时的雷福胜

 

因为哥哥玩摄影,1957年他得到了哥哥送的一台禄莱相机。那时候他一边做汽修工,一边利用周末时间开始学习摄影。随后还加入了东南亚摄影学会,在参加摄影俱乐部的日子,他跟随关山海、陆露康等前辈学习摄影,他说他很感谢前辈当年慷慨分享,如今也很怀念同好间互相切磋交流、帮助彼此进步的日子。

 

那个年代的胶片对于雷福胜来说并不便宜,他经常参加一些摄影比赛,用几百到上千美元的奖金来购买胶片和器材。从那时候开始,他就认为快门就不是随随便便就按下的,他强调“拥有一双好的眼睛是拍摄好照片的关键,你必须知道如何观看并捕捉动作。”

走在机场路上

 

雷福胜一生干过许多职业,因为有了摄影的一技之长,他后来还担任过婚礼、各类仪式、葬礼的摄影师,这些工作不仅能够赚钱养家,还能够不断提高自己的摄影技术。

 

但他的人生并不是一帆风顺,40岁的时候因为一场事故,导致他右眼受伤,部分视力丧失。62岁退休以后他在家待了两年,又遇到家庭变故。他有三个儿子,二儿子20年前意外受伤,落下残疾,他的妻子也行动不便,如今住在疗养院。照顾两个人,每个月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于是他开始做起了清洁工,就职在新加坡报业中心,并且一干就是15年。按照他的条件,本来可以申请新加坡政府的津贴,但是作为一个要强的老人,他并不愿意这么做。

 

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我暂时不想去申请福利金,很多人叫我去,但我觉得现在我可以。我不要。有的人很惨,给他们先,我们等到不可以了再申请。” 

 

在他就职的新加坡报业中心,经常会有报社的同事碰到他时会闲聊几句,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已经81岁,也很少有人知道他喜欢摄影,会拍照片。

 

直到最近几年,他才被报社的资深摄影师偶然发现,对这位时常在报社里进进出出的“扫地僧”的作品有所了解,于是,才有了后来各类中英文报纸和互联网的热传。

潮州巴刹

 

来自法国的工程师Nicolas Genty,本身也是一名业余摄影师,去年被报纸上刊登的雷福胜的一张潮州市场的照片所震撼,就联系雷福胜拍卖下这张《潮州巴刹》,并且热心地和一些摄影组织联系,希望能够做一些事情帮助雷福胜保留下这些老照片。

 

几个月之后,2018年2月10日至3月11日,名为“Passing Time”(消逝的时光)的作品展在新加坡Objectifs摄影中心举行,集中展示了雷福胜上个世纪60至70年代新加坡生活场景的黑白照片。同时他的摄影集“Passing Time”(消逝的时光)也由Objectifs摄影中心出版,收录了他80张摄影作品,成为新加坡摄影发展的见证,为新加坡留下那段难得的岁月记忆。展览现场,许多人不仅仅看重的是他的摄影成就,更多是被他对于摄影的执着和对人生的那份豁达乐观所打动。

 

如今,这位老人仍然坚持周末出去拍摄,对于他来说,拍到一张好照片,那种快乐让他一整天不吃饭都没关系。

砖厂附近玩耍的印度孩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独立桥

塔纳梅拉村公共取水处

贝多克海滩帆船

鸭子

晨雾

新加坡方程式大赛观众

渔民乘小舟出海捕鱼的日常

Kusu岛上,卖冷饮的摊位

 马来搏击表演

印度洗衣工

制船

维修帆船

用贝壳做白色的刷漆

  

印度厨师为庙里信徒做饭

男子在浸泡藤条

从井中打水的孩子

生命之树

 

如果你也想支持这位老人,收藏他的作品,可以在Objectifs摄影中心网站购买到雷福胜先生的照片和摄影集。

 

|书籍购买|

点击进入

 

|照片购买|

点击进入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