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黑白光影中的古巴精神

2018-6-7 大木神

 

编译:顾峰

 

在过去的25年中,洛杉矶的自由摄影师曼努埃洛·帕加内利(Manuello Paganelli)对古巴进行超过60次的访问,拍下了大量照片,并出版了摄影集《古巴:一段个人旅程 1989-2016》(Cuba: A Personal Journey 1989-2016)。

 

这个项目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曼努埃洛·帕加内利前往古巴寻访失散多年的亲属,直到2015年美国和古巴恢复外交关系。

 

曼努埃洛·帕加内利提到“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常常问母亲为什么没有与古巴的亲戚保持联系。她给了我那些答案的其中一个,类似我们所有人应付孩子,希望他们停止发问的答案。我确实不再提问,当我长大成人,我意识到我需要答案。答案只能来自于去古巴的旅行,所以在1988年我第一次去岛国旅行。自从那次激情的访问之后,我去过古巴超过60次。带着相机和记事本穿梭在这座岛上,我决心记录被误解的人们的斗争,致力于拍摄迷人的古巴精神。”

 

哈瓦那的街舞。1995年,我被美国出版的Vive杂志派往古巴,去报道古巴地下说唱音乐文化。几个月后,我回到古巴,带着有我照片的杂志去送给被摄者。照片里一个年轻人没有得到杂志,因为在我到古巴前,他就娶了一名法国女子,搬到欧洲去了。

工作中的农民,在去田间的路上。大部分农民不拥有土地,80%的土地归国家所有。

 

草原上的牛仔。Viñales有着类似于绿色烟草地毯般的惊人地势。

 

这么多年来往古巴,也让帕加内利注意到古巴的不断变化,开放的速度越来越快。从最开始去,自己是街头唯一的游客,到如今再也看不到长长的购买面包的队伍,街头挤满了游客,酒店也常常客满。

 

时间的变迁并没有改变所有。在街头仍旧弥漫着让人振奋的音乐,萨尔萨舞者一直摇摆到深夜。鼓声响起,人们聚集在街道,古巴的人们渴望交谈和参与进来。强大的古巴精神显得生机勃勃,从不间断。在摄影师眼里,古巴人不仅对过去保持着敬重,也充满乐观和坚定地全速前进。

我的古巴表兄妹。拍摄于90年代初,这是在我和两个年纪大的家庭成员钓鱼之旅回来后,拍摄下来的。他们在码头等着,穿着很漂亮。天渐渐变黑,在大雨降临前,我跑了几个街区去取我的哈苏相机,然后拍摄下来。这也是本书编辑非常喜欢的照片之一,被选作封面。

女祭司和小女祭司娃娃。这个女孩扮演祭司,这是天主教和非洲信仰的一种混合体。

Gregorio Fuentes—“老人与海”,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1992年。他是海明威小说《老人与海》所用到的两个原型之一。关于他的一切都是旧的,除了眼睛,他们和大海一样的颜色,欢愉而且从未被打败。

古巴圣地亚哥的狂欢节。这个狂欢节起源于殖民时期,当时黑人奴隶要得到西班牙人许可才能以自己丰富多彩的欢快方式庆祝主显节。

 

曼努埃洛·帕加内利在圣多明各、意大利和波多黎各等几个异国长大,在田纳西上学时本来打算成为一名医生。但是因为买到一本杂志,看到伟大的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并被他的艺术和经历所折服,他寻找到信息拨打电话,与亚当斯成为朋友,并得到了他的指导。从1989年起他开始了探索古巴之旅,那里的土地,那里的人民,以及他与美国之间的复杂关系。

 

1995年他第一次展出了他拍摄的有关古巴的作品,并为他赢得了奖助金。回顾这次展览,《华盛顿邮报》如此评论“曼努埃洛·帕加内利的古巴照片是关于这片土地的灿烂的窗户,人们过久隐藏于北美的眼睛,在布列松和罗伯特·弗兰克的传统中工作。帕加内利带来了艺术家的视角和极好的本地之子的敏感性。”

收获期。在糖厂工作并不容易,锋利的叶子很容易割破皮肤。

菲德尔·卡斯特罗和教皇约翰-保罗二世,1998年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对古巴进行为期五天的朝圣。这是罗马教皇的第一次古巴之行。在进行历史性的旅行之后,对大部分古巴人来说事情开始发生变化。

古巴密友。革命前,2/3的人口是白人。种族偏见那时候是个问题,黑人的机会很少。今天黑人占比大约60%,所有种族拥有平等的受教育和高等教育机会。

 

在出版印刷这本画册时,曼努埃洛·帕加内利在寻找合适的出版商时也出现了麻烦。在签订合同前,几家出版商都拒绝只印刷黑白照片,表示会给照片弄上彩色,可以吸引更广阔的市场。这些使用彩色照片的需求背离他的初衷,他果断结束和这些书商的合作意向。

 

最终,帕加内利选择与“白昼图书”(Daylight Books),这家致力于印刷顶级艺术画册的北卡莱罗纳的非盈利组织合作,同时他带来了天才的资深照片编辑吉姆·科尔顿(Jim Colton)来编辑此书。吉姆从1000多张照片中选择了最终的115张照片,并且进行排序。

 

所有帕加内利拍摄的古巴照片不同于那些色彩鲜明的战士加勒比海海岛的各种画册,这里都是黑白照片,并且都是使用胶片拍摄。他如此解释,希望通过不使用色彩,让观众不分心,更集中注意到被忽略的事物上,这样更能够抓住“民族的本质、文化的气息”。

 

“关于黑白摄影的伟大之处在于,你的眼睛可以直接看到画面中你要看到的东西。从视觉上来说,因此更被孤立,你直奔最重要的主题而不会视线受到干扰。”

 

帕加内利不想将其作品用来作为政治评论,而只是捕捉25年多来古巴人的日常生活特点和其中蕴含的精神。拍摄对象选择广泛而独特。直到上世纪90年代,媒体和其他摄影师还没有对这个不为报道关注的国家产生更多兴趣,而帕加内利已经拥有十多年在古巴的拍摄经历。所以他的照片不只是一份个人的观察,同时也是一扇社会历史时刻的窗口。

美发厅。一种过去的遗迹,今天很难找到,就如同那些古老的北美汽车在街头驰过。

在路上。一对牛车停下来,正在运送急需的香蕉。

哈瓦那的夜晚,让人想起昔日辉煌的日子,那时候北美的人士蜂拥到由美国黑帮经营的赌场。

这对姐妹在一辆老爷车旁等待他们的父亲。他们的父亲管理一个政府仓库,存放食品和外国产品。对于一个古巴人来说这是很好的工作,意味着他们家不会缺吃的。

自由之手。当我站在街头,从远处看这个年轻人走过来。我注意到她手里非常明亮的东西,那是一只白鸽。这是在古巴平均减少20磅的时期。我提到毕加索曾经画和平鸽作为和平的象征,他戴着傻笑回应“我打赌,毕加索从没有挨过饿”。

帕尔马索里亚诺举行的葬礼。当社区的顶梁柱Carmela去世时,大部分镇上的人都来参加葬礼,我被邀请拍摄记录。

大部分人没有洗衣机和烘干机。他们用热肥皂水,在桶里用手洗衣服。

古巴教育。古巴人受教育程度很高,对世界大事有相当了解。大部分古巴人去到哪里,都会很成功。

火车旅行。岛上的火车很慢,不舒适,并且会因为一天的不同时段变得很热或者很冷。但对于大部分古巴人来说,这是他们所知道的唯一交通方式。

排球。古巴人热爱体育运动,特别是在棒球和拳击上世界闻名。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