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香港的浮世清欢,外在与内在的双重流动

Zhou Hanshun 2018-8-14 大木神

新加坡摄影师周傼顺(Zhou Hanshun)正在积极筹备制作自己《狂热之城》(Frenetic City)的画册,画册围绕他过去几年在香港拍摄系列,展现了他眼中对于如今城市快节奏混乱生活的印象。

编译:顾峰

 《狂热之城》  周傼顺

本文全部图片已得到© Zhou Hanshun授权

 

新加坡出生的周傼顺毕业于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和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多家创意机构工作过。除了本职的商业工作以外,他也在业余时间追寻自己对于摄影的热爱,用摄影去表达自己对于这个世纪的看法。他曾经入选2016年美国Photolucida摄影节Critical Mass部分的最终名单,参加过多次国际间的摄影群展和各类摄影节。

  

 

 

 

在香港工作的日子,周傼顺自然不会错过用相机探索这座城市的机会。在周傼顺的印象里,无论是有钱还是没钱,幸还是不幸,年轻还是年老,每个人如同一个混沌的团在城市中穿梭,克服并吸收着在他们前进道路上遇到的任何东西。城市里的时间似乎变得更快,有关城市的记忆也消逝得越快。香港作为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之一,人口超过700万,土地开发低于25%。这里的街头人流给周傼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我第一次抵达香港,我马上面临一个对身心空间都竞争激烈的社会”,由此周傼顺开启了对于这座城市不可原谅的生活方式的拍摄,也由于对人的心灵层面的关注,诞生了其他多个系列作品,包括在香港黄大仙祠拍摄的《信仰的脸》系列。

 

 

|访谈Interview|

 

 Q :大众摄影      A   :周傼顺

 

 Q :您目前的工作是什么?您是怎么开始喜欢摄影的?

   A    :目前,我是在创意行业担任艺术创意总监的工作。因为我的工作与视觉和观念传达有关,这也会影响到我创作照片的过程。最先与摄影发生关系还是在我的青少年阶段,我那时候喜欢玩我父母的美能达Super SRT的相机。但是真正认真看待了解摄影,可能还要到我进入艺术学院深造以后。

 

 Q : 《狂热之城》(Frenetic City)系列拍摄的起因是什么?

   A    :2014-2017年我住在香港,我被拥挤的街道的密度,以及被其无序性所震撼。《狂热之城》(Frenetic City)就是我对于这些的反应而形成。我希望在照片中创造出我感受到的那些感觉。

 

 

 

 

 Q :在《狂热之城》使用到多重曝光,为什么?

   A    :我使用多重曝光以增加人群的戏剧性效果。除了人群的密度,我想传达出孤独和身份的模糊。

 

  

 Q 在您的系列组照中有些是关于宗教信仰有关,比如《信仰的脸》系列,什么促使你想拍?

   A   :在《信仰的脸》(Faces of Belief),我对于人们在神像前“祈祷”、“祝愿”时穿过人们头脑中的想法充满好奇。

 

《信仰的脸 》周傼顺  © Zhou Hanshun

 

 Q :《信仰的脸》系列你想让观众感受到什么?

   A    :在这个系列,我关注信仰者的脸,展示他们信仰的程度。我想捕捉下祈祷和觉醒之间稍纵即逝的瞬间。

  

 

 

 

 Q :你的照片聚焦了香港、上海等城市和那里的人,在您的摄影中城市和人对你意味着什么?

   A    :对我来说,城市的特征由它的居民或者那里的人组成。拍摄一座城市就是拍摄那里的人,反之亦然。

 

 Q :在拍摄《狂热之城》时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A    :当我拍摄《狂热之城》项目时,我会吸引那些好奇的行人过来,看我正在做什么。因为我会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待着将近6个小时。

 

  

 

 Q :您又是出去什么想法拍摄《信仰的脸》系列?

   A    :《信仰的脸》只是某种巧合。我听说了黄大仙祠,了解到一些虔诚者在那里祷告后实现了愿望,我感到很好奇。正是这种好奇心驱使我来到那里。当我在那里,我被祈祷者在祷告和祈福时不同程度的表情所迷惑。我认为这张脸揭示了一个人的某些特质,尤其是在无意识或者深度思考那个瞬间。

 

  

 Q :拍摄 《信仰的脸》,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你在想什么?

   A    :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什么想法这时在他们脑海中流过?”。

 

 Q : 哪些摄影师给您很深刻的影响?

   A    :有许多我敬佩的摄影师,像罗伯特·弗兰克、亨利·卡蒂埃-布列松、森山大道、约瑟夫·寇德卡、哈里·卡拉汉、李·弗里德兰德等人。这些摄影师以自己的方式做事,以他们独特的眼光,不受他们那时候主流作品的影响。我想着对于创作人来说很重要。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即使它可能不被广泛接受。想要安全有时候是很无聊的。

 

 Q : 除了香港和上海, 您是否想在类似的其他城市拍摄?有哪些新的城市您打算访问?

   A    :我去年重新搬回了新加坡,所以我正在试着看在这里能产生点什么。除此以外,我也喜欢在日本拍摄。

 

  

 Q :听说您正在众筹将《狂热之城》制作成画册,能不能聊一聊这件事情。     

   A    :是的,我正在讲《狂热之城》系列制作成画册。这是一本限量1000册并进行编号的画册。采用线缝、精装、开本10英寸x10英寸、胶印。当我启动这个项目之初,我就想着做成一本画册,高质量的印刷需要不少资金,这也是我在Kickstarter网站进行众筹的原因。非常期待这本画册能够实现。

 

这本画册的网络众筹地址:https://www.indiegogo.com/projects/frenetic-city-limited-edition-photo-book-books-design#/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