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看消费浪潮下的中国

M. Beauvert 2017-6-30 大木神

六年来,美国摄影师普里西拉·布里格斯(PriscillaBriggs)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旅游,探索中国社会面对市场资本下的消费主义,最终诞生了这部摄影画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中国消费主义剧场》( Impossibleis Nothing: China’s Theater of Consumerism)。

画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中国消费主义剧场》封面

无题 #25 (通往汕头的路上), 2010

 无题 #3(通往汕头的路上) 陈店镇, 2010

 无题 #30(通往汕头的路上) 陈店镇, 2010

 

作为艺术家,对于经济制度的影响和基于身份、文化的广告产生种种疑问。2008年,她第一次来到中国旅游,探索在中国环境下消费资本的视觉呈现。

 

在这本画册中的62张照片是从几千张照片中挑选出来,时间跨度八年,关注当代中国有关消费品和地位身份相关的观念。同时在这些照片的表面和全球消费主义下暗藏着线索。肖像、静物和城市景观,这些丰富的细节交织在一起,共同构成了当代中国乐观主义和想象力的感情丰富的颂诗。

 

两位著名的作家对本书也做出贡献。获奖驻华记者罗勃·施密茨(Rob Schmitz)提供了本书中照片的文本,提供了历史、地点、时间相关背景。独立策展人苏珊娜·马格斯(Susannah Magers)为本书撰写了序言,阐述了这本书的概念基础。

无题 #16 (通往汕头的路上s), 2010

无题#19 (通往汕头的路上), 2010

 

第一次来中国是什么原因?你是如何开始这个长期项目的?

 

我的许多作品是关于消费主义和控制我们日常生活的经济系统如何影响每个人的。我特别关注美国的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对于我们集体气质的影响。

 

在2005年我被一篇有关中国政府支持下的为了构建更多的中产,城市综合体正在兴起的报道所吸引,同时对于中国的经济特区也充满好奇,所以决定前往中国去一看究竟。第一次中国之行,除了待在北京艺术家聚居地的草场地,还去到上海和温州,几乎完全拍摄这些综合体商场。我意识到我对于这种特定文化下这一时刻充满了兴趣。我又返回中国三次,在这个快速增长和文化转型的复杂而又迷人的时代,追寻更广的视野。

 

我在义乌探访出口和制作业领域,在汕头探访内衣生产领域,在厦门探访绘画制作领域,以了解正在增长的经济和崛起的中产阶级。我对于西方产品和广告的大量涌入,如何影响到中国新中产阶级的形成特别有兴趣。在这上面花费的时间越多,我就越着迷。

深圳世界之窗的斯芬克斯,2009

 

什么时候你可以着重消费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视觉代表?

 

当我开始研究生课程的时候,我首先就聚焦在环境肖像的构成。某些方面我对于人们所包围的东西和所传达的东西感兴趣,不仅是关于个人的,还包括我们作为一种文化的价值观。我购买我认为具有文化象征意义的东西,把这些用作道具给我拍摄的肖像人物,使得他们更有指向性。接着我又把所有的人去掉,集中在这些物品上。

上海港汇广场,2008

上海港汇广场,2009

 

中国对你作品的反应如何?

 

我没有在中国展出过作品,但是当我将作品展示给中国公民或者一些美国的中国移民,他们非常热心,表示符合他们的经验。罗勃·施密茨(Rob Schmitz)作为在上海常驻的NPR记者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无题#3,厦门,2013

福建省晋江的婚纱照工作室的游艇,2013

 

在你过去六年拍摄项目过程中,你怎么看待商场、工厂、环境这些发生的变化?

 

我可以说的是在我拍摄中国的这些年,我注意到人们因为有了更多的钱,促进了商场的活跃。消费主义被一般民众接受,人们更关注金钱。当我访问珠江三角洲地区的一些生产区,也看到一些污染。但是那些在工厂工作的人们对于拥有一份工作都是很知足。当然我只是被许可在一些小规模的工厂拍摄,可能更加轻松和开放些,我没有看到所谓血汗工厂之类。

 

我花了许多时间在厦门的乌石浦油画村与那里的画师们在一起,当我2010年第一次到那里,画师们还是受到中间人的摆布,常常中间说要订100个拷贝,但是不会说出目的地细节。因为存在着大量竞争,画师们没有进入市场的许可,所以薪资很低。然而随着互联网的进入,如今的画师不再集中在一个地方,他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在线上处理生意。

 

工厂里有许多从乡村来到大城市寻找工作的年轻女孩,只有在春节才会回到家乡。他们的生活忙碌而不稳定,但同时享受着经济和社会的自由,这对中国妇女是前所未有的。如果阅读张彤禾的《打工女孩》会帮助了解这种工厂文化,我被书中一个女孩的故事震惊,她仅仅因为丢失了手机就失去了和工厂朋友和男友的联系。

厦门,2013

厦门鼓浪屿,2013

小岛,福建省晋江的婚纱照工作室,2013

白天鹅,福建省晋江的婚纱照工作室,2013

 

哪些东西方的摄影师影响了你?

 

马丁·帕尔的《常识》(Common Sense)早期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当我在研究生时致力于产生愿景时深深震撼了我。爱德华·伯汀斯基(Edward Burtynsky)的照片使我很感兴趣,他有关中国的照片,尤其激励我的工作。Brian Ulrich和我也在同时期拍摄有关美国消费主义的主题。我感觉很多想法和他一致,尤其是意识到我们在艺术声明中都引用到乔治·布什在后9/11讲话中鼓励美国人走出去消费作为保证经济强大的方式。Brian的照片和我产生了很多的共鸣。其他影响来自于包括劳伦·格林菲尔德(Lauren Greenfield),女摄影家莱涅克·迪克斯特拉(Rineke Dijkstra)、曹斐、迈尔尔·沃尔夫(Michael Wolf)。

温州的模特,2008年

无题#10,厦门,2013

 

下一步你会在哪里拍摄资本支配和消费主义的呈现?

 

我感兴趣的是在我的整个工作中发展全球化的视角。在去年冬天为了新项目我在印度待了两个月,反应那些与中国类似的快速发展的事物。我会在明年1月再去那里继续这个项目。我同样喜欢去非洲和亚洲不同的国家,拍摄中国在那里投资的基建。正是这些文化的交叉点引起我浓厚的兴趣。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