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反观迈入成家立业的八零后 华裔八零后的摄影调查

2017-6-12 大木神

曾几何时媒体喧嚣尘上的八零后,大部分处在成家立业的阶段,随着更多的九零后出现,今年涌现出不少文字和影像上对八零后的回顾和总结。偶然发现新西兰华裔女摄影师Diya Isabella Liu(刘荻娅)的“BALING HOU”(八零后)系列作品,作为一个游走于东西方两种文化之间的八零后,她作为局内人又是一个局外人的视角,带来一组不多见的八零后群像。

 

Diya Isabella Liu武汉出生,广州长大,11岁移居新西兰,现在居住在纽约。读大学本科时,她突然对摄影很感兴趣,发现有这方面敏锐观察的天赋,加上在时尚界当过模特的经历,同时受老爸和几个导师的影响,开始研究摄影,一些国际摄影家的作品从不同方面给她带来很多影响。

“BALING HOU”(八零后)是她在新西兰科技大学就读平面艺术与设计学专业硕士的毕业作品,同时在海外还进行过展出。

 

 

 

如今,最小的八零后也已经27岁,最大的八零后已经36岁,有的步入婚姻殿堂,有的为人父母,有的仍然在寻寻觅觅另一半的路上,有的已经走出了“围城”。这些八零后究竟有着怎样的心声?

Diya Isabella Liu自己设计的《BALING HOU》摄影画册,将对于八零后影像调查中拍摄的照片结集成册,让我们可以看到一批八零后的群像,又能深入鲜活的个体生命。

 

 

 

张羽佳

Feather Zhang

29岁的张羽佳从瑞典和芬兰的大学毕业,取得了硕士学位,回到了家乡广州。刚刚回国几个月,面临着找工作的压力。

 

父母很尊重她的各种想法和决定,当然也不隐晦对她的期待,和父母有关生活方式、未来规划存在一定分歧,常常能感觉到来自父母的压力。

 

“想要尽快独立生活。”

 



“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

 

王时敏 

Tiffany

生于八零末的广州女孩王时敏,在星巴克工作,她的梦想是获得新西兰的打工旅游签证,以及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馆。在父母的安排下,她进行了一些相亲,但是自己很不喜欢传统婚姻相亲观念。

 


“以前17岁时很单纯认为

爱情是两个人天长地久,

现在还是要现实点,

毕竟中国婚姻就是这样子。”

 

“如果下次我妈又介绍我对象,

我还是会骗她我有男友了。”

 

 

大众摄影:作为定居新西兰的华裔, 你觉得和生活在国内的八零后有什么相同点和不同点?

 

DIYA:我对80 后没有特别的概念,一直到回到中国度假,经常听到80后的说法, 我父母总是说作为独生子女我也是其中一员。我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大家都是 来自独生子女家庭。

 

 我其实和我的父母也有文化差异, 他们也会把中国的一些观念说给我听,或者在我的个人生活上给我压力。比如婚姻、关系、孝顺,或告诉我什么才是成功、面子,自我是自私的等等, 所以我们也经常发生冲突。但他们又同时很理解我,支持我想做的事情,毕竟我所在的环境和文化是不同的。不会像是在中国那么紧张。

 

大众摄影: 是什么促使你要拍摄“八零后”这个题材?

 

DIYA:是在和父母之间的一次较大的争吵之后, 还有和我学硕士课程的一位中国留学生,她和我讲解了中国80后的情况, 我开始感兴趣了。

 

陆燕华

EVA

35岁的陆燕华是一位创业的广州本地人,近期离婚成为单身妈妈,带着10岁的儿子搬回父母家居住。她平时经营一家网站,做一些时尚品方面的生意。

“期待爱人体贴温柔,

可以和我一起去世界各地旅游。”

 

“我的孩子成绩不算太好,

学习也不太勤奋,

如何培养好孩子是现在最焦虑的问题。”

 

李香权

李香权作为从乡村迁入大城市广州的移民后代,在一所居民楼里担任保安,目前单身,梦想着给自己和家庭带来好的生活。婚姻和房子是他现阶段生活中面临的最大挑战。

 

作为一个观念略显保守,非常孝顺的孩子,李香权也希望能够早些结婚,也少让父母操心。

“现在最大的焦虑问题是恋爱”


“住在单位提供的房子”

 

大众摄影:请问你拍摄的对象都居住在广州?为什么选择广州作为拍摄地, 这些照片你拍摄了多久,怎么进入他们的生活开始拍摄的?

 

DIYA:在拍摄之前我就已经做了调研, 因为时间限制,还有人脉和资金的考虑,我选择了北京、湖北宜昌和广州。都是因为有家里人在这3个不同的地方居住。最后选择广州是因为大部分家里的亲戚都居住在广州有介绍,而且广州是一个有来自全国各地不同的人的大都市,社会背景更复杂,社会阶层更多,人也更有趣。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点。最重要的是调研策略:民族志的方式,这就涉及对于地点的选择、调查问卷、80后的视觉实践研究。我限定这次拍摄在城市范围,而不是乡村范围。独生子女政策更多地被城市的父母贯彻很好。

 

我一共飞回中国两次进行拍摄, 一共加起来的时间是在6-8个月。最难的是找人愿意被拍,愿意进行深度采访, 而且家里人也愿意被拍,而且是愿意让我到家里进行拍摄。 大部分的人是经过介绍的, 也有我自己坐在咖啡馆里自己找的, 还有是我在网上找的, 或找我认识的外国人在中国工作, 他们的中国同事。从第一次见面到真正拍摄的过程是挺长时间的, 因为必须建立信任感,互相了解,让他们对我敞开,与我交流,也一起讨论这个项目中的我所提问题的相关话题。也有那么几个人, 倒是对国外的生活和想法非常感兴趣, 自然就对我是非常感兴趣,所以也就非常容易配合。我还需要对他们的居住环境进行观察,尤其是他们的个性和身份。

 

 

大众摄影:对于这些八零后,你有没有了解后进行一些筛选,才进入你的拍摄?

 

DIYA:进行采访、拍摄,到挑选是必须的。开始的时候,找人是非常困难的,不可能放掉任何一个可以采访和拍摄的机会,有的时候,这种机会甚至是要等上一个月,有的人还有临时取消的。但是随着时间,调查的深入,拍摄更有目标,认识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也就是我在挑选的时候,不同的背景、家庭环境、单身、已婚、离婚、本地、外地人、男女选择的比例,都是我需要考虑的。如果有重复,我就会pass掉一些人。

 

李嘉豪

已经是一个一岁女儿父亲的李嘉豪,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作为一个传统的男人,他认可家乡的传统观念“先成家后立业”,对于他来说成家了,意味着责任重大。

 

李嘉豪喜爱唱歌,打算去朋友的酒吧唱歌作为一种挑战,每个周末他都要从公司宿舍回到两个小时车程外的老家。

“用我们家乡的传统观念来说,

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

在这个方面我是个传统的男人。

家庭对我来说就是我的生命,

成家了,

意味着责任重大了。”

 

“父母希望我安分的工作

(朝九晚五那种),

目前也是这样。

但我无时无刻想创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白夜格子

白夜格子和她的老公同为八零后,目前已经是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在网站开展自己的生意。对于她来说,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是,在婚姻育儿和实现自我价值中,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她和父母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理解父母对于自己工作上的期待,因为作为孩子的母亲同样也这样期盼孩子的未来。

 



“坚持我认为是重要的事情。”

   

“我结婚的时候没车没房没钻戒,

但是我知道这都只是暂时的,

未来这一切都会有的。

果然现在没有失望。”

 

大众摄影:我注意到你拍摄的这些人物都非常注意他们生活的空间, 这是怎么考虑的?尤其很多以床为背景。

 

DIYA:在我的这一部分调研当中,我运用到的是民族志的方法,包括“采访、观察、记录”。这些发生在不同时间和地点,举例来说,比如私宅、办公室、咖啡店、小旅馆、超市或者其他公共空间。地点的选择将被访者置于能够表明他们各自生活方式和个性的背景中。

 

我还想反应80后这代人从居住条件上的选择,来对比父母那代人的价值观的不同, 最终总结出中国的当下大经济环境对这代人的影响。同时床是很私人的,在视觉上非常让观者产生好奇、信任和偷窥的心理暗示。这些非常隐私的私人物件在公开的曝光下,能够快速和观者建立信任感,我个人觉得这是纪实摄影不可缺少的元素之一。

 

 

大众摄影:我看到你比较关注这些人对于婚姻的观点和态度, 你自己很关注这方面的想法吗?

 

DIYA:对于婚姻的观点,我相信是每一代人都会面对的问题,但是对于时代和经济的发展、政治的变化、婚姻的价值、态度、想法都会不一样,特别是中国的80后。传统文化中中国人对于婚姻的重视态度,相对于西方来说几乎是重心。中国80后,对婚姻的态度是矛盾的(我发现),有着西方文化和东方传统文化的影响,有父母,经济社会下的现实压力,也有想解放自己,寻找自我,寻找真爱的矛盾心理。

 

婚姻能反映出来的问题太多太多,大到国家文化、社会发展、政治法律、一代人的婚恋价值观、男女性别在中国的平衡、差别、女性的社会地位,小到自我人生价值的体现,和对物质和爱情的选择等等,这都是我所关心和思考的问题。因为中国80后的这些体现也和我身边洋人朋友有很大的不同,也有一些相同的地方。

 

杨炸炸

Zhazha Yang

34岁的杨炸炸是一个摄影师,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职业摄影师,这对于他来说是未来成功的关键。感受到来自父母的压力,现阶段的挑战就是要找到一位女朋友。虽然深爱着父母,但是当和父母就婚姻问题沟通时,他还是能很清晰地感觉到代沟的存在。

 



“成功的标准是一直追逐梦想并实现梦想”

 

“他们希望我早点结婚,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是着急就能有结果的。

有过努力沟通,但是基本都是无效的,

2012年甚至还租过女朋友回家,

想来真是相当可笑。”

 

李梦萦 

Lemon 

李梦萦刚刚成为母亲3个月,和老公同为八零后。因为刚做母亲,家庭和如何教育孩子无疑是生活的中心所在,当然事业对她来说也占据一个重要位置。老公是她的大学校友,两个人在一起谈了7年恋爱后结婚。对于感情问题,当时父母没有激烈的态度,就是没有很赞成,也没有很反对,顺其自然。

 

“作为一个80后,我喜欢低调做人,

高调做事,骨子里有一股倔劲,

希望所有事情都能尽善尽美。”

 



“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对于出嫁的梦,

曾经小时候非常向往白色的婚纱,

香槟色的玫瑰,

一句情深款款的我愿意

和一场梦幻般的结婚典礼。

但是长大了发现,

原来这些都不能代表婚姻,

忠诚、责任和承担才是组成婚姻的元素,

当然,偶尔带点生活的小情趣小惊喜,

会更完美。”

 

大众摄影:你在拍摄的时候是站在自己也是八零后的视角, 还是纯外来观察者的视角?

 

DIYA:我觉得我在拍摄采访的时候,我是两个角度都有,但是更多的时候我是站在一个外来者观察的角度。我能理解当中的一些中国文化,但是没有办法把自己放入他们的境地,因为有文化差异。如果说是现实生活的考虑,还好理解,但是文化,价值观,和对自己身份的认识的巨大差异,让我觉得震惊和不能理解。个人觉得绝大部分采访的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他们又有期望和希望,但是有时又不确定,又很矛盾。似乎他们因为家庭和外界的压力,都在要同样的东西(工作、结婚、孩子、赚钱),似乎他们都在做着同样一件事情在这相同的年纪。觉得他们很想跳出或逃出这个圈子,但是没有很强的意识。而且他们觉得随大流是非常安全的。他们对于国外的生活方式是很羡慕的,又很期待的,但是又没有条件和环境,勇气给他们去尝试。当然,我想这也体现了中国80后的个性意识。

 

对我来说,正是我对他们生活环境、文化、价值观的差异和不理解,反而有利于给我更多的空间去思考和提问,去不断从不同角度拍摄他们。

 

陈黎

26岁的陈黎处在待业阶段,准备和对象结婚。作为一个年轻人,在精力充沛的年纪努力工作来构建体验和经济独立是她的最终目标。

 

她和室友租住了一间房子,并且很享受这段居家的日子。

 


“对我来说,

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是未来美好生活的基础。”

 

“家庭幸福美满、

一直追逐梦想并实现梦想。”

 

大众摄影:你的导师、同学,包括看到这些作品的老外知道“八零后” 这个词语对于中国人的意义吗?他们如何看待和评价你的作品?

 

DIYA:他们以前不知道,但是看了我的作品之后,终于了解了,因为我还做了一本书,上面还有更多的照片,有父母那一代人经历过文革的分析和对比。他们只知道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是为了控制人口,也知道很多负面的消息,但是通过我的论文,他们更加知道了这特殊一代的社会状况、背景、生存条件、希望、梦想。 我觉得他们/我们是特殊时代下的产物, 也是那么无助。

 

这个摄影系列表达了我个人在认同和认识我的八零后一代身份,属于在小一些的更多传统的中国城市里长大的八零后。这个系列探讨了在当代中国巨大的社会转型下,被宏观环境塑造的一代。其成果也表明了在中国社会经济结构和城市环境影响下八零后的身份意识。

 

大众摄影:使用到什么相机和镜头进行的拍摄?

DIYA:Canon 50D, 两个镜头 50mm and 17mm – 85mm。

 

任强

任强是机械领域的一名销售,他梦想拥有自己的房子,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中国商品房的价格是相当高的。目前他和另外两个室友合租了三房一厅,带独立厨卫。对于现在的居住环境,任强还是觉得比较满意的。相比于同龄的八零后,父母并没有给他太多压力,父母最大的希望是他能出人头地有所成就。这也是任强自己的愿望,所以每天他都穿梭在都市里为着梦想打拼着。

 


“年轻人应该趁自己精力最旺盛,

激情最澎湃的年龄积累

一定工作和经济能力,

这样才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过得更从容。”

 

“父母最大的希望

是我能出人头地有所成就,

这也是我自己的愿望,

所以自己会努力工作争取向上。”

 

 

大众摄影:拍摄中遇到一些给你印象深刻的人物和有趣的事吗?

 

DIYA:在拍摄的过程当中,有太多有趣的事和人出现,给我影像深刻的都是单身的,他们个性更明显。

 

在星巴克工作的女孩Tiffany,对于对国外的痴迷疯狂地步,几乎是我的粉丝。

 

单身母亲 Eva,很难想到把一个热爱纹身和聚会的前卫打扮的辣妹和一个母亲关联起来。保安李香全的照片得到最多西方人的关注,没有一个人不说他的照片,有的人还想通过我给他钱,他的生存环境和背景让人难忘记,还有他是一个老实,不怎么说话,非常典型的农村人我觉得。(其实我还看过比他的情况更糟糕的人,在北京的郊区,我当时非常震惊, 但是相机存储卡出了问题,丢失了所有照片,太遗憾了!)

 

还有一个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摄影师,我不知道他的真名,非常奇怪的名字yangzhazha。我觉得他很难说话,但是行胜于言,无论走到哪里,都喜欢戴着这帽子,竟然有过租女朋友回家!!简直太有意思了!

 

最有意思的拍摄其实是在小城市宜昌,太不一样了!无论是哪座城市还是那里的人。无论我走到哪里,总是有好奇的人盯着我看,一位老年妇女还以为我是记者,着急的一直在和我抱怨他们整栋楼的管理,让我拍照片放到报纸上。还有拍摄的人,让我回到新西兰后,帮他找找新西兰牛羊的业务。我还混进过在广州周边的很多工厂流水线,很多工人都穿着蓝色的衣服,在流水线上工作,我偷偷拍摄了他们,那些女工照片也在我的展览上。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